削减旅战斗队恰恰是美军在陆军转型上又迈出了一大步,提高联合部队和美陆军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

19 Reconnaissance,Security, and Tactical Enabling Tasks FM 3-90-2
2013:1-15

在目前世界各国都在进行陆军体制编制改革的背景下,美国陆军近期也公布了模块化部队的最新编制结构调整。与此前相比,营以下分队的编制相对稳定。新变化主要体现在旅战斗队数量减少以及师与各旅战斗队解除了固定隶属关系。

⑤成立一个新的网络战支援营。新成立的网络战支援营将隶属于陆军网络司令部,执行陆军的特定任务,而不是美军网络司令部联合任务。网络战支援营将负责整合情报、网络、电子战、信号、信息战和火力,还能够远程发挥网络效应,且能够通过与CEMA部门相连通的本地远征网络团队发挥效用。

美国陆军2002年公布了《转型路线图》,从转型背景、转型目标、时间安排、转型管理等方面描绘了陆军的转型蓝图;2003年又公布了修订后的《转型路线图》,对作战指挥、联合作战行动概念、建设转型能力、平衡管理风险等内容进行了详细的阐述,规定了陆军转型活动的范围和方向。
可互通的C4ISR能力
美陆军认为,必须利用信息技术和创新性概念,发展可互通的、能够对联合作战图像进行裁剪的C?ISR(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结构和能力。所谓“互通”,是指系统、单位或部队能够为其他系统、单位或部队,提供服务和接受其服务,并通过使用这种交换了的服务有效地共同行动。可互通的C4ISR结构和能力包括:协力完成的指挥与控制,健全的终端到终端通信和多传感器的、完全网络化的情报、监视与侦察。
协力完成的指挥与控制能力包括:提供通用作战图像,支持军种和国家各级的态势感知和理解;在前往作战区途中计划和演练作战任务;在机动中实施指挥与控制。
健全的终端到终端通信能力,是指使用机动灵活的无线基础设施,把联合部队的、多国部队的、商业的和战场的网络,链接成C?ISR战术通信“内部网”,扩大空中和太空通信范围,使基于网络的后勤实现无缝到达,减少战区活动痕迹。
多传感器的、完全网络化的情报、监视与侦察能力,是指通过联合的多传感器平台和综合集成的传感器处理器,建立由有人、无人、地面和空中监视侦察系统组成的、完全网络化的、无所不在的传感器栅格,提供一种自动部署的全球空中侦察、监视、跟踪与目标捕捉系统,快速而准确地探测、识别、跟踪和确定高机动目标的地理和时间位置,提高联合部队和美陆军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减少陆军的前沿活动痕迹。
四个联合作战行动概念
美陆军在未来联合作战概念指导下,开发了4个支持联合作战的行动概念,即联合作战框架内的重大战斗行动、稳定行动、战略威慑和本土安全概念。也就是说,在未来联合作战中,陆军作为联合部队的一部分,主要遂行重大战斗行动、稳定行动、战略威慑和本土安全4种支持性行动。重大战斗行动是对有重要军事能力和有组织的对手实施的大规模军事冲突。稳定行动是与国家力量的其他要素及多国伙伴共同实施的军事行动,旨在建立秩序,促进稳定。战略威慑是防止对手威胁美国的生存或国家利益。本土安全要求联合部队遂行本土防御,确保本土安全。要遂行这4种行动中的任何一种行动,陆军都必须具备很强的兵力运用能力、作战指挥能力、部队保护能力和聚焦式后勤能力。因此,美陆军把这4种能力的转型放在首位。
这4个基石性联合作战行动概念不是孤立地存在,它们之间有一种基本而又复杂的相互联系:在任何地方迅速而成功地实施重大战斗行动的能力,都能凸显联合部队遂行全谱军事行动的可信度和有效性,具有重要的威慑价值,同时也能够加强关键地区的稳定,促进美国本土的安全。要实施这4个联合作战行动概念,陆军必须具备下列能力:模块式可裁剪的多功能部队,可按联合部队指挥官的要求迅速部署到联合作战区;得到增强的士兵、作战平台、部队保护能力和战区支援能力;得到提高的特种作战部队能力;地基太空控制能力,确保联合部队指挥官能够使用关键的指挥、控制、情报、监视、侦察网络和系统,同时剥夺对手的这种能力;地基一体化导弹防御能力,用于保护本土和前沿部署的部队及盟友;提高反恐和反大规模毁伤武器的能力。
建设转型能力
在全面推进军事转型中,陆军计划从以下几个方面建设转型能力:在陆军所有单位、联合机构、跨机构和多国环境中,设置一体化综合互通人力资源项目、政策和程序,以便在适当的时间和地点向联合部队提供适当的支援;培养和造就能干、自信、自觉、灵活、坚定的领导者;通过转型联合训练方式,建立随时能战的现有部队和完成转型的未来部队;创建模块式编制体制,一边建设“斯特赖克旅战斗队”,一边创建“行动单位”(Unit
of Action)和“使用单位”(Unit of
Employment);在提出“未来部队拱顶石概念”及其下属支持性概念和能力的基础上,尽快把经过检验的概念、经验教训和检测与试验结果,纳入陆军条令;采购和列装关键的转型系统,如“斯特赖克”
系列装甲车、“作战人员战术信息网络”、联合战术无线电系统、陆军分布式通用地面系统、未来战斗系统、精确弹药、防空与反导系统、关键传感器、分布式后勤系统等;建立信息中心、力量投送平台、战备和保障基地、部队保护和社区支援这样的基础设施。
平衡部队管理风险
为了发展转型能力,降低未来风险,陆军只好采取增加现有部队作战风险的办法,在当前战备水平、人员福利、向未来部队转型和反恐作战需求之间取得平衡。由于陆军部队遂行反恐战争和其他任务的频率很高,部队管理风险高于预期。陆军正在采取下列行动降低这种风险:实施轮换计划,支援持久的全球参与;实施兵力稳定和单位人员配备制度,修改单个人员配备制度,补充全球持久参与轮换制度,使个人的轮换频率降至最低;模块化,将现有部队重新编组为旅和师所需要的模块化部队,减少临时设计编组的麻烦;现役和预备役平衡,制定兵力结构选择方案,建立模块化陆军,对现役和预备役部队进行适当混编;士兵与设施,轮换计划与设施项目同步进行,以便士兵向外部署时其家庭能够得到支持和帮助。

  在进行模块化改编之前,美国陆军师属旅除了旅部、旅部连和3个战斗营以外没有其他的保障支援力量。战时必须得到师所辖炮兵司令部、支援司令部、陆航旅、工兵旅以及直属营的加强,这样就可以依据战场形势和作战需要,给每个旅配属数量不同的炮兵、工兵和勤务部队等。

8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语[Z]. 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11:201.

图片 1美国陆军部徽章

网络空间

  美国陆军模块化改编成效显著

12 Force Structure. The Army Needs a Results-Oriented Plan to Equip and
Staff ModularForces and a Thorough Assessment of Their
Capabilities.2008:23

步兵连、炮兵连或骑兵连通常由3~5个排和连部组成,总人数100~200不等。连指挥官一般是上尉,三级军士长是连里的首席士官。独立连拥有自己的番号,如第561医疗连。营下属的建制连有代号,如第327步兵团第1营B连。连是美陆军的基本战术分队,是能够投入战斗并独立遂行作战任务的作战单元。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防科技要闻”(ID:CDSTIC)

  然而,单纯从旅战斗队数量和兵力的缩减,就得出美国陆军战斗力也将随之下降的论断显然是轻率和短视的。其实,削减旅战斗队恰恰是美军在陆军转型上又迈出了一大步,此次改编适应了美国削减防务支出的需要,更使陆军的“性价比”不断提高。

美陆军战场监视旅属于轻型装甲部队,可以根据作战需要进行扩编或分配,强化了情报、监视、侦察与搜集能力,体现出了极强的灵活性,能够执行跨频谱冲突任务组合。因此,该旅在反恐战争中所提供的情报、监视、侦察能够满足师、军、联合特遣队的高优先等级情报需求。

美陆军战区集团军是联合司令部下属的陆军部队,具有作战和支援双重职责。战区集团军指挥官通过与联合司令部协调组建野战集团军。野战集团军通常从现有陆军部队中抽组作战力量,根据作战需求编组。在联合及联军作战中,野战集团军也包含其他军种部队或联军部队。当野战集团军是战区内规模最大的地面部队时,其指挥官可作为地面部队司令筹划并指导整个战区内的陆上战役。陆军集团军司令部可以履行联合特遣部队司令部或联合部队地面部队司令部的职责,对作战行动进行指挥控制。

改革的主要内容

  美国陆军师属旅模块化改编后,陆军作战力量的联合作战能力、独立作战能力以及快速部署能力都有很大提高,也更适于战区作战指挥官指挥。在模块化结构下,旅可以作为一个整体部署使用,高层级指挥官可以根据任务需求指派相应能力的部队。各模块化旅战斗队都拥有建制内的机动打击、侦察、战斗支援和战斗勤务支援分队,综合作战能力得到很大提升。

2003年,美国国防部发布《转型规划指南》提出,转型是一个这样进程,充分利用美国的优势并通过开发新的概念、能力、人员与编制,来塑造不断变化的军事竞争与合作特征,以保护自身的不对称弱点,同时维持美国的战略地位,使之有助于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其中,塑造军事竞争的特征从根本上来说意味着重新定义军事胜利的标准,即让对手意识到和美军竞争的代价是不可接受的,从而放弃与美国的军事竞争。对作战方式、业务方式以及军事手段与国家力量手段的合作方式进行转型。9为此,《转型规划指南》提出了转型的四个支柱,加强联合作战、运用美国的情报优势、联合概念发展与试验、发展转型能力。从中可以看出,美军对情报的重视。此后,美军在2006版的《联合作战条令》中将“情报”列为六项联合作战职能之一,其余为情报、指挥与控制、火力、运动与机动、防护与维持,并强调情报、指挥与控制是每次军事行动的必备职能,其余职能则是按照需要选择。

斯特赖克旅编制约3900人,下辖3个步兵营、1个执行侦察和目标获取任务的骑兵中队、1个野战炮兵营、1个保障营、1个工兵营、1个军事情报连、1个工兵连、1个通信连、1个反坦克连和旅部连。

基本情况

  与此同时,美军在二战时已经开始进行师级部队灵活编组的尝试,在其参战的16个装甲师中,有14个师采取新的“轻型”编制——1个师下辖两个战斗群指挥部和1个预备战斗群指挥部,同时下辖3个坦克营和3个装甲步兵营,在战时根据需要进行临时性的灵活编组。

模块化部队中的远程监视连一旦被部署到作战地域内可以根据需要见机行事,其任务包括监视、侦察、获取目标以及封锁目标。战场监视旅远程监视连本身虽然不是一个模块化部队,但是可以被划为三个分遣队或若干小组单独行动。远程监视连与分遣队的能力包括:运用高频、超高频无线电系统建立远程数字通信;传输声音与图像。远程监视小组的能力包括:收集并传输实施数字图像;在恶劣天气与超难度地形中行动;规避;运用远程监视部队与己方部队隐蔽放置的专用装备;验证伪装效果;运用秘密摄像与传感器;掩蔽与伪装;通过陆、水、空渗透;在无支援的情况下,实施7天的下车行动。

步兵排通常辖4个班,总人数16~45人不等。排的规模取决于其类型和任务。中尉军官任排长,上士或三级军士长任副排长。

②旅级部队成立电子战排。美陆军将在旅级部队的军事情报连成立电子战排,与信号情报小组协同工作,旨在使陆军的电磁频谱感知能力提高一倍。此外,这些团队还能在本地而非远程提供网络效应和军事信息支持。美陆军将于今年秋季开始一项试点工作,其初步试验设备已准备就绪,等待陆军司令部的最终批复。据悉此次试点工作将使陆军能够快速开展新部队的装备和组织结构的原型设计,使陆军在旅级战斗队中的感知能力增强一倍。美陆军将恢复电子攻击作战,其中包括能够提供网络效应以拒止、削弱或通过电磁频谱摧毁敌方能力。

  二是把战斗支援和战斗勤务支援力量直接配属给旅战斗队,使师指挥官难以灵活地集中作战支援力量于主要方向;三是旅战斗队既要负责直接战斗、战斗支援,还要负责后勤保障,这会使旅指挥官不能专注于作战任务;四是陆军应该组建数量少一些、规模大一些的旅战斗队。

图片 2图10:收集与运用连

步兵旅战斗队下辖3个步兵营、1个侦察与监视骑兵中队、1个野战炮兵营、1个工兵营和1个后勤保障营。此外,还可根据作战需要编配空降力量。

原标题:为更好遂行网络战与电子战 美陆军实施五项现代化改革

  综合来看,此轮裁撤较少涉及核心作战力量,减少的力量可以通过结构性调整和集中投入重点作战力量的方式弥补,因此不会对美国陆军力量构成严重冲击。从美国陆军发展历史看,由于现役部队与后备役部队二者之间的转化能力较强,陆军规模可随需求灵活增减。可见,削减陆军既是预算压力下的调整,也是美国陆军改革的战略选择。可以肯定的是,美国陆军转型的步伐不会停歇,而是会继续把转型的近期措施、中期计划和远期规划结合起来,总体推进,滚动发展。

4.3侦察与监视营的作战运用

编制结构主要调整

来源:美国《C4ISR与网络》/图片来自互联网

  正如美国《陆军》杂志所说的那样:“我们已经明确,采取反复的‘认知、适应、认知、适应’方法对部队进行现代化改进是构建2020年美国陆军的最佳途径。抛开长期按部就班谋发展的枷锁,我们的军队适应能力将更加强大并且更为灵活。战争的不确定性要求我们在发展和探索过程中保持灵活,这样当我们发现之前的预测有误时,可以及时进行调整。探索积累的效率和灵活性必须成为部队发展的一个常规部分。”

美陆军在长期的反恐战争中,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兵力生成模式,以满足数量巨大、部署广泛、轮换频繁的兵力需求,这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美陆军模块化建设的步伐。战场监视旅作为美陆军模块化支援旅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在全球反恐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不仅为陆军师、军及战区提供了及时、准确、充足的战场信息保障,还能够在陆军兵力生成期间,为全体陆军提供有效的信息与情报保障。美军在反恐战争中所面临的最为突出的问题就是在信息与情报保障方面存在巨大的能力缺口,而战场监视旅弥补了旅战术层级与师以上作战/战略层级之间的情报、监视、侦察的缝隙,使陆军部队在不断变化的反恐作战环境中,能够应对不断变化的作战威胁。

最新编制详解

④成立一支新的多域支队。美陆军在位于华盛顿刘易斯堡的多域任务部队内组建了一支新的支队,致力于为未来的多域作战寻求方法和策略。此举包括在多域任务部队中建立情报、网络、电子战、太空支队(ICEWS)。ICEWS将整合以上所有功能,另外还包括信号、信息战和目标定位,以支持多域任务部队应对“反介入/区域拒止”任务,并将在今年秋季开展试点工作。

  但是,美军对陆军部队的模块化改造也招致一些非议。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一是重型旅战斗队和步兵旅战斗队都只有两个合成作战营,打击力量较弱。重型旅战斗队拥有建制内结构均衡的两个合成兵种营,每营辖两个机步连和两个装甲连,两个合成兵种营共编有28辆M113A3、58辆M2A3履带式步战车和58辆M1A2主战坦克。同模块化之前的重型旅相比,由于削减了坦克连的数量,地面突击能力有所减弱。同样,步兵旅战斗队由于只编有2个机动作战营,因此,不能满足追击、扩张战果和组建预备队的需要。

图片 3图16:美军信息需求与情报需求之间的关系15

装甲旅战斗队下辖3个装甲机械化步兵营、1个武装侦察骑兵中队、1个野战炮兵营、1个后勤保障营和1个工兵营。

鉴于俄罗斯和中国已开始在单一实体下组织所有与信息相关的能力,包括网络、电子战、信息战和太空,美陆军也正在做出一些变革,以便在网络、电磁频谱和太空领域更好地与对手竞争。

  第三,改编后的各种战斗勤务支援力量可以归属各机动编队,形成支援连与机动合成营相结合,支援营与旅战斗队相结合的保障模式,大大提高了保障效率,也有助于旅指挥官集中精力作战指挥。旅战斗队能够充分利用战斗勤务支援延伸的能力,在建制内实现自我保障。在没有得到上级支援的情况下,旅战斗队能够独立实施为期3天的高强度作战和7天的中低强度作战。

旅支援连的任务编成内有三个排:指挥排、维修排与配送排。其中,维修排的任务是为所有地面装备提供高质量的现场维修、维护管理以及恢复重组。该排可以形成两个维持支援组,具备保障前方汽车与发电装备的能力。维修排还拥有一个基地维修仓,不仅拥有和维持支援组相同的能力,还能够提供有限的装配与安装武器系统的通信装备、特种装置以及情报电子战装备保障。维修排维护车辆分队;修理并恢复人力情报搜集组的车辆、多功能的系统、Triton卫星接收系统;并具有关键性的作战任务能力。配送排的任务是接收并配送补给,如弹药与油料。排仓库为全旅请领、接收并分发类型I、IIIB类型、类型VII。

旅战斗队是美陆军模块化部队的核心,其编制结构的调整集中体现了陆军的最新进展。根据计划,到2015财年年底,美陆军现役旅战斗队将从38个减少至32个,另有13个战斗航空旅、23个战区保障司令部、50个职能旅、25个保障旅和10个特种作战旅。2016~2017财年期间,可能会再削减8个旅战斗队。

电子信息

  灵活性是美国陆军编制改革的最大特点

20 FM3-20.98 Reconnaissance and Scout Platoon 2009:1-18—1-20.

图片 4美陆军第1装甲师成员近期参加拉脱维亚独立日阅兵。

与制造

  从2000年起,美军开始着手编组“斯特赖克”旅战斗队。“斯特赖克”旅战斗队在美陆军向未来信息化部队转型的过程中,肩负着“承上启下”的重任。它解决了美陆军重型部队太重、轻型部队太轻的问题。因为它编制有固定的炮兵、工兵、勤务、通讯、侦察等分队,因此叫做“旅战斗队”,以便与“旅”区分开来。

4.1战场监视旅指挥部的作战流程

团是美陆军成立前就存在的传统编制,目前已基本被旅所取代。美陆军目前仅保留少数团级单位,如众所周知的第75游骑兵团和第11装甲骑兵团等。为了继承传统,某些隶属于不同机构的作战部队仍保留历史上原来所属团的荣誉番号。例如,尽管第7骑兵团第4中队和第7骑兵团第3中队目前分别隶属于不同单位,但二者仍保留第7骑兵团的荣誉番号。另一方面,尽管同一个旅的两或三个营使用同一个团的番号,但这些营并不构成一个团,原因在于美陆军没有法定的团指挥部。

图片 5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从2003年开始,美军依据“斯特赖克”旅战斗队编制的成功经验,对10个现役师所属的旅进行模块化改编。将原先各类标准化(相对模块化而言)的旅级规模作战部队,合并为现在的3种基本旅战斗队(即重型旅战斗队、步兵旅战斗队、“斯特赖克”旅战斗队)。在新编制下,一个师下辖4个旅战斗队,每个旅则下辖1个直属营、2个作战营、1个侦察营、1个炮兵营、1个勤务支援营,重型旅战斗队还包括1个工兵营。新编制下的旅战斗队,比从前的旅,战斗力增强很多,而4个旅的编制,也使得师一级部队比从前有了更大的攻防能力,有了更多的预备队可用。

战场监视旅能够加强了旅战斗队以及其他旅的ISR能力,并主要由军事情报营来完成。与战场监视旅其他部队的信息收集能力相比相比,军事情报营主要是提供信息收集能力更加多样化。例如,侦察营实施的地域、地区与路线方面的信息收集。军事情报分队并不是战场监视旅所独有,例如美军旅战斗队也有军事情报连的编制,而美国陆军野战手册2014版《情报行动》叙述了旅战斗队军事情报连的情报计划与行动流程及方式。

保障旅分为五类:战斗航空旅、火力旅、战场监视旅、战斗支援旅和保障旅。

①广泛引入网络和电磁活动。美陆军从旅到司令部的各梯队将引入网络和电磁活动(CEMA)。这些部门将规划、同步、整合网络和电子战,并进行频谱管理。从10月1日起,美陆军网络学校第29职能部所有电子战人员都将转入网络分部,担任CEMA规划人员。网络学校所在的卓越网络中心指挥官约翰·莫里森少将表示,这一举措旨在将这些人员从职能领域专家岗位转移到作战部门,具有重要的意义。梅表示,美陆军领导人预计将在未来6周内批准这一计划。此外,这一变革将重组现有人力,不需要美陆军进行任何人员的扩充。

  这种编制方式适合于高强度地面战,比如国家间大规模的全面战争,但是在一些特定环境下还有不足之处。比如在伊拉克战争中,由于打的并不是大规模战争,美军每个旅所辖的营都是各自负责一块作战区域,这样旅级部队中没有直属炮兵的缺陷就暴露出来,部队遇到顽强抵抗或者火力袭击的时候,只能向师炮兵司令部呼叫炮兵支援,但敌人很快就跑远了。因此,旅级部队需要固定编制的炮兵部队、工兵部队、勤务支援部队开始被美军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图片 6表2:中美两军对情报、监视与侦察的定义

营由4~6个建制连或独立连加营部组成,通常编有500~900人不等,由中校指挥,一级军士长是营的首席士官兼顾问。在执行侦察任务的骑兵部队,此类机构被称为中队。美陆军的营有战斗营、战斗保障营和战斗勤务保障营等三种类型,如第37装甲旅第1营、第249工兵营、第11运输营。在执行特定任务时,各营可编配不同类型的连组建营规模的特遣部队。营级单位具备自我维持能力,能在一定时间和范围内独立作战。营是可以使用具有本单位特色徽章标志的最低指挥层级。

美陆军卓越网络中心高级情报顾问戴维·梅今年8月份在TechNet
Augusta会议上表示,综合编队将具有创新性,将帮助美陆军利用多种技能,创造出解决问题的新方法。他概述了美陆军正在实施的五项部队组织结构与任务职能设计方面的改革,其中四项将立即开展,以便为多域作战提供竞争优势。

  其次,旅战斗队配备了大量以卫星为依托的通信设备和战场网络设备,这些新设备可以大幅降低师指挥官集中作战支援力量于主要方向的难度。旅战斗队通信装备的数量和远程通信能力都远远强于过去同级部队。旅战斗队指挥所配备具有多种通信装备的联合网络节点和指挥所节点,可在两小时内建立起一个完整的旅通信骨干网,而原来的移动用户设备网络,至少要用36小时才能实现与联合网络节点相同的能力。旅、营指挥官能借助联合网络节点直接接入美国陆军全球指挥控制系统,而且由于旅指挥所配备的联合网络节点安装在“悍马”车车载方舱内,营节点由多个卫星通信终端组成,安装在拖车上,因此都具有较强的机动性。

2.1美国国防部转型对战场监视旅产生的影响

火力组和班组是美陆军最小的建制单位。在步兵部队,火力组由4~5人组成。以装甲车为核心组建的战斗单元或火力单元称为班组,班组成员操控装甲车辆等武器系统。

基础科学

  截至目前,美国陆军共组建了45个现役旅战斗队、13个航空旅、23个战区支援旅、50个功能旅、25个支援旅和10个特种作战旅。2012年年初,陆军参谋长雷·奥迪尔诺称,模块化的效果很好,陆军将会继续这种部队编成。

图片 7表4:美军主要信息收集资产13

步兵班通常辖2个火力组,装甲和炮兵分队的班通常指装备的件数及成员。一个班编有4~11人不等。小队的人数通常比班多。小队和班的规模取决于其职能,一般由士官任班长或小队长。

与能源

  美国陆军此次编制调整力求减员不减战斗力

18 Reconnaissance and Security Operations FM 3-98 2015:5-8

目前,美陆军已基本完成部队的模块化建设。其模块化部队的编制结构从最小的4人火力组到编有8万人的军。

图片 8

  美军编制改革的最大特点是灵活。二战时期,美军就开始强调削减师的上层机构,所以炮兵团、高炮团、工兵团都被拆散而成为单个营“下发”到每个集团军。二战结束时,美国陆军中的独立坦克营、独立炮兵营、独立高炮营和独立工兵营有几十个,全部直属于各个军和集团军。

侦察与监视营由三个部分组成,一个营部;一个侦察连(两个以高机动多用途轮式车辆为主要装备的侦察排组成)连,由15个六人小组构成。该中队包括火力支援人员以及一个空军战术空中控制组。与以前的装备骑兵中队不同,不只针对传统敌人进行情报行动,而是集成地面侦察优势,与军事情报营所有的技术与人力情报相结合,以塑造战场环境。

美陆军旅战斗队是常设独立的标准化战术部队,编制人数3900~4100人不等。目前,旅战斗队不断增强其情报、监视和侦察力量以及网络战能力。当前美陆军旅战斗队分为三类:

海军

  美国陆军参谋长雷·奥迪尔诺近日宣布,美国陆军将在2017财年结束前裁撤驻扎在本土的10个旅战斗队编制,以完成裁减8万陆军的目标。加上之前已经裁撤掉的驻扎在德国的两个旅战斗队,美国陆军旅战斗队将从45个减至33个,总兵力也将从伊拉克战争期间的峰值57万人缩减至49万人。

战场监视旅指挥部根据上级指示与命令实施任务分析,并确定优先情报需求。基于优先情报需求,并根据能力与环境向下属部队分配情报、监视与侦察任务。旅指挥部运用与任务及目的相关的任务命令,并提供必要的资源。随后传达给下属部队指挥官,以确定其完成任务的方式。一旦需要的信息被收集到,就会对信息进行分析,并与其它信息进行融合,以形成情报。根据最初的需求,对情报进行评估,以确保符合要求。如果任务完成,旅指挥部就会针对下一个优先情报需求再次开启流程;如果任务没有完成,随后就要调整侦察监视力量,以适应最初的情报需求。一旦战场监视旅从上级指挥官接收任务,就会实施任务分析,并制定完成的任务的最佳计划。战场监视旅指挥官根据需要调整侦察中队与军事情报中队的任务编成。以连为单位的地面侦察力量、无人机系统、通信连队以及人力情报连队能力,能够有效发展敌方的分子的渗透路线、训练营地、维持能力。

美陆军的军和师分别由中将和少将指挥,辖700~800人的司令部,可履行联合特遣部队司令部和联合部队地面部队司令部的职能。改革后,师只作为指挥和控制机构,不再辖常设的建制旅,专门负责对下级各作战单元进行任务式指挥。

精确打击

  战后,美国陆军的编制经过了几次诸如“一师五群”、“一师三旅”的变革,但灵活性这一指导思想始终未变。海湾战争结束后,美军宣布“基于海湾战争的经验”,要将陆军部队进行改编,要裁撤掉军和师两级部队,将部队保持在集团军——旅——营的编制方式中。然而这一计划还未实施,美军又研究出适合未来作战的新编制。1999年10月,美国陆军提出转型蓝图,开始了更为灵活的模块化改编,将美陆军的基本作战单位从传统的师转变为旅。由此看来,美军当初提出的“缩减”与“裁撤”,其真实目的并不在于那两个动词,而是为了在战时减少指挥层次,如果只是一味地裁撤,并不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