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特朗普的全球能源战争的背景,还特指什叶派和逊尼派分别规划的油气管线都必须经过叙利亚

美国企图通过出兵叙利亚,以完全控制俄油气资源出口,进而将俄排挤出国际油气市场,以达到彻底摧毁和控制俄国的目的。

美国企图通过出兵叙利亚,以完全控制俄油气资源出口,进而将俄排挤出国际油气市场,以达到彻底摧毁和控制俄国的目的。
一、美国试图控制俄油气出口欧洲的管线
近年来,俄国家收入70%来自石油天然气出口,其中一大半出口欧洲。控制了俄油气出口欧洲的管线管线,基本就能实现控制俄国一半的目的。
美国牵头建设绕开俄向欧洲输送石油的管道系统。在美国的牵头支持和直接投资下,1999年11月,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土耳其签署了关于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石油管道计划,将里海原油从阿塞拜疆经格鲁吉亚运到土耳其,里海的石油不再经过俄罗斯的管道出口欧洲。2006年,该管道正式投产,年出口量达到5000万吨,从而打破了俄对里海石油外运欧洲的垄断地位。
美国力主建立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石油管道绕开了俄
俄出口欧洲60%左右的天然气须过境乌克兰的管网。乌克兰危机后,美国控制了乌克兰的管线,严重威胁俄油气出口欧洲,但鉴于切断该管线将极大恶化欧美关系,所以美国不敢轻易切断这些管道,但俄开始积极筹建绕开乌克兰的油气管线。俄计划到2020年,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减少到每年100-150亿立方米,占其总出口量的5%-8%左右。
俄出口欧洲的主要天然气管线
“亚马尔-欧洲”天然气管道不容乐观。该管道绕开乌克兰,但但在2015年7月,波兰掌握了管道52%的股份。在波兰与俄关系持续紧张的情况下,该管道安全性不容乐观。
绕开乌克兰的“南溪”管线遭美国阻挠而流产。从2012年,俄开始建设从经黑海海底到保加利亚,然后通过两条支线分别通达奥地利、意大利等国家的“南溪”管线。按照规划,该管道2015年年底投入运用,年输气量达600多亿立方米,可绕道乌克兰从南部进入欧洲,由俄气负责全线建设。2014年6月8日,美国老牌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等三名美国议员与保加利亚总理举行闭门会议,会后保加利亚突然宣布暂停“南溪”管道建设。2014年6月24日,普京宣布放弃“南溪”管线。
夭折的“南溪”管线
“土耳其流”管线一波三折。“南溪”项目失败后,2014年12月1日,俄与土耳其签署了修建跨黑海通向土耳其的“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并向西延伸到意大利,作为“南流”管道替代方案,该管道年供气总量可达300亿立方米,部分线路可向东南欧国家供气,原计划2018动工、2019年12月投入使用。在2015年底土耳其击落俄战机后,该项目暂停。后随俄土关系恢复,2016年8月9日,俄土恢复该项目,但建成还远需时日,而且还将受到俄土关系的影响力。
俄经过黑海向土耳其供气的管道项目
绕开乌克兰的“北溪”管线前景堪忧。2012年,俄建成通过波罗的海海底直接连接德国的“北溪”管线,[1]由俄、德、法共同投资建成,管道从俄罗斯维堡出发,经波罗的海海底通向德国港口格赖夫斯瓦尔德,此管道终结了俄输欧天然气必须经第三国中转的历史。欧盟和俄计划于2018年第二季度在“北溪”管道旁开始建设“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但这一项目因遭2017年8月美国对俄经济制裁而岌岌可危,对“北溪”项目融资的欧洲银行和企业将受到美国制裁。根据欧盟评估,美国相关制裁措施一旦生效,欧俄间仅在能源合作领域就会有8个重大项目受到波及。除了“北溪—2号”项目外,包括“北溪-1号”、“萨哈林-2号”、“土耳其流”等在内的诸多欧俄能源合作将面临制裁与停滞。
二、美国企图控制中东油气资源和出口管线
美国还计划彻底控制中东油气资源和管线,将中东丰富的油气资源输送到欧洲和世界,就能控制俄油气出口市场,从而实现彻底遏制俄的目的。
当前美国已经控制了中东一半以上的油气资源。沙特以石油美元的形式换取美国的安全承诺,其石油完全被美国控制,石油美元为美国霸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此外,美国还控制了伊拉克和卡特尔的油气资源。作为另一个中东能源大户的伊朗,其油气出口有东南西北四条通道。南部通过波斯湾向其他国家出口,但是这里有美国第五舰队把守,伊朗的油气田都在美国海军航空兵攻击范围内。北部地区可以通过与土库曼斯坦、俄罗斯等国的合作将油气资源出口到中国,但是这条管线受到驻阿富汗美军的威胁。东部地区倒是可以通过巴基斯坦的中巴经济走廊出口中国新疆,但这里极端分子遍布,安全问题堪忧。伊朗能源出口唯一能够突围的地方就是西部的叙利亚了。
在控制中东大部分油气资源后,美国开始着手控制中东重要的油气管线,其中最重要的是什叶派管线和逊尼派管线。原有的什叶派管线是以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基尔库克-巴尼亚斯原油管道为基础。该管线将伊拉克的基尔库克油田连接到叙利亚港口城市巴尼亚斯,另外基该管线在叙利亚霍姆斯地区辟出了一条支线,一直穿越黎叙边界,到达黎巴嫩沿海的的黎波里。因为沿途都什叶派国家,所以又称为什叶派管线。该管道于1952年投产,长达800公里,每天运输量可达30万桶。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之后,美国迫不及待的将基尔库克巴尼亚斯管道的伊拉克段炸毁,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萨达姆想把这条管线的石油输出结算变更为欧元。2009年,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国计划修复该管线。在叙利亚内战爆发前夕,两国还签署了一项关于在现有管线再建造两条原油管道的初步协议,随后叙利亚内战全面爆发,管线又被搁置了。为阻止什叶派管线的修复,美国联合约旦、以色列规划了从伊拉克的基尔库克,经约旦、以色列出海的海法-基尔库克管线,但该管线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规划实施。
途中绕开叙利亚的海法-基尔库克管线
2011年7月25日,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签署建造什叶派管线协议,准备将伊朗的南帕尔斯油气田经过原有的基尔库克-巴尼亚斯管道到达叙利亚东部港口的石油管线,该油气田是世界上最大的油气田,为伊朗和卡塔尔共有。[2]该管线得到了俄的大力支持,俄也将联合上述国家共同修建该管线,最重要的是该管线建成后,将抛弃石油美元,改用各国本币或人民币结算,这对美国的石油美元霸权构成直接威胁。所以协议签署后不久,叙利亚内战全面爆发。
美国规划逊尼派管线。美国规划了把卡塔尔南帕尔斯油气田的石油天然气,绕过伊朗,经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送往欧洲。所以,美国必须推翻巴沙尔政权,控制住叙利亚,就将这条什叶派管线改为逊尼派管线,就可以联手沙特、卡塔尔等国与俄发动石油战,压低石油价格,将俄彻底逐出国际能源市场,同时让俄在低油价中自动崩溃瓦解,打通逊尼派石油管线的巨大利益也使得逊尼派国家牢牢绑定在美国战车上,铁了心要推翻巴沙尔的原因。
什叶派管线和逊尼派管线
无论什叶派管线和逊尼派管线,都要经过中东库尔德人地区,所以在叙利亚境内接连失败后,美国当前极力控制中东库尔德人地区,仿照当年建立以色列来分裂阿拉伯人一样。在控制了库尔德地区油气资源以后,[3]西方开始鼓动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以色列和沙特均表示支持。库尔德人分布区如果完全独立出去就能够切断什叶派管线,什叶派管线从伊朗到伊拉克这段正好通过伊朗库尔德斯坦省到伊拉克库尔德人控制的苏莱曼尼亚省。向北库尔德人控制区靠近阿塞拜疆的巴库油田,直接染指里海。向东直插地中海沿岸,完全具备了取代叙利亚和土耳其四海战略位置的潜力。但支持库尔德人独立,目前而言只是个梦想而已。
[1]该项目由俄天然气工业公司,德国Wintershall和E.onRuhrgas,法国GDFSuez和荷兰Gasunie共同投资建设,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担任项目股东委员会主席。
[2]南帕尔斯气田是世界上最大的气田,位于波斯湾的伊朗和卡塔尔交界处,为两国共有。该气田占世界天然气储量的19%,达到50万亿立方米,相当于世界前20的气田储量总和。气田覆盖面积9700平方千米,伊朗占3700平方千米。
[3]库尔德地区石油天然气开采权主要掌握在两个公司手里,一个是吉尼尔能源公司,它的最大投资者是金融世家后裔纳撒尼尔·罗斯柴而德。另外一个是伊拉克国际资源公司,但2017年5月12日这家伊拉克公司已被美国佳洁士投资公司全额收购私有化。

对美国来说颠覆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可谓一本万利,首先来说控制叙利亚以后美国非但不会废除四海(地中海、波斯湾、里海、黑海)石油战略而且还会强化,将叙利亚打造成除海合会国家以外的新石油美元阀门。美国可以将伊拉克北部地区基尔库克的石油通过伊拉克输送到叙利亚沿海出口欧洲。

当前国际上正在发生的四件大事都与特朗普的全球能源战争相关,而且都显现为同样一种征服方式:要么接受美国的条件,要么接受美国的制裁。这四件事是:

[3]库尔德地区石油天然气开采权主要掌握在两个公司手里,一个是吉尼尔能源公司,它的最大投资者是金融世家后裔纳撒尼尔·罗斯柴而德。另外一个是伊拉克国际资源公司,但2017年5月12日这家伊拉克公司已被美国佳洁士投资公司全额收购私有化。

但是我们说叙利亚巴沙尔政府的规划实际上触碰到了美国的核心利益,石油美元。叙利亚长期支持巴勒斯坦和黎巴嫩真主党与美国对抗,而且持续70年的斗争已经让双方水火不容。现在叙利亚又想控制石油美元的阀门,而且叙利亚与中俄结成利益共同体。俄罗斯和伊朗又都将石油出口采用人民币结算,石油人民币大规模崛起将成为可能。美国知道其中利害,又怎么可能让叙利亚成功。美国随强横霸道,但地缘执行力更强,在什叶派管线建设协议签署以后即开始军事颠覆叙利亚,同时将美元货币战争的机器全面发动围剿觊觎中东利益的俄罗斯、中国等外围国家。

三、叙利亚伊德利卜战役

最近俄土在叙利亚伊德利卜战役前达成设立非军事区协议,这虽然对俄土是双赢,但很可能留下遗患,无法将美国从叙利亚库尔德地区彻底赶走,从而为美国继续保留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提供方便。为什么俄罗斯、土耳其和美国都不愿退出库尔德人居住区?除了这一地区所具有的地缘政治因素外,还有重大的能源竞争因素。

库尔德人生活地区除了是历史上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两河”文明发祥地,自古以来就是历代大帝国的激烈争夺地区。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除突厥人、阿拉伯人、波斯人之外的第四大民族,拥有3000万人口。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库尔德人生活的从土耳其东部到叙利亚、伊拉克北部和伊朗西部这一地区是整个中东最重要的能源富集区,更是从地中海到黑海、里海再到波斯湾的石油天然气输送管道的重要通道,可以说谁控制了这一地区,谁就揪住了中东石油天然气的牛鼻子,就占据了中东能源的主导权。

目前全球最重要的能源通道是波斯湾,而波斯湾的霍尔木兹海峡却被伊朗控制。美国一直希望能够通过控制叙利亚库尔德地区修建石油天然气管道将中东石油天然气从里海和波斯湾运往地中海,从而摆脱俄罗斯和伊朗对里海周边地区的控制,摆脱伊朗对波斯湾的控制,如果美国在伊德利卜失败,那么美国将彻底退出叙利亚库尔德人居住区,彻底失去中东地区陆上石油天然气管道的控制权,这对美国将是一次重大失败,因此美国甚至英国和法国一直在制造虚假的所谓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的新闻作为重新介入叙利亚战争的借口,因为对美国来说这既是一次输不起的地缘战争,更是一次输不起的能源战争。

如果土耳其能够与俄罗斯、伊朗合作控制叙利亚库尔德地区,进而控制整个中东地区陆上油气管线走向土耳其,使土耳其成为中东陆上油气管线送出的枢纽,实现其地中海、黑海、里海和波斯湾的“四海战略”,则一方面可以控制欧洲能源,增加在欧洲的话语权,同时可以控制中东石油天然气,增加在中东阿拉伯世界的话语权。对俄罗斯来说,只有扫清了伊德利卜的美国势力,才能实现对叙利亚进而对中东地区的控制,才能打通俄罗斯油气向南进入土耳其进入欧洲市场的通道,如果不能拿下伊德利卜,俄罗斯付出巨大牺牲在叙利亚获得的战略利益将大打折扣。

因此伊德利卜战役看似一场军事战争,实则是一场能源战争,战场的结果不仅可能改变中东政治主导权,而且很可能改变中东油气管道布局主导权,因此美国一直不放弃对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支持,尽管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与各种恐怖势力狼狈为奸,美国也毫不在意,仍然是其背后最大的金主和武器支持者并派出精锐部队进入。如果俄伊土取得伊德利卜战役的最后胜利,那么从伊朗通过伊拉克、叙利亚到土耳其的那条什叶派之弧就将形成,通过这一广大区域将中东核心区、里海地区、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送往土耳其、地中海及欧洲将成为可能。苏联解体后,各国围绕里海的能源展开激烈争夺,除了争夺油田和气田,还争夺油气的外送通道,按照俄罗斯的想法,是将里海周边所生产的油气向北送入俄罗斯油气主网,然后送到欧洲和亚洲,但美国和欧洲却不想让俄罗斯控制里海油气,最后建设了绕开俄罗斯和乌克兰,经过阿塞拜疆到土耳其再到欧洲的油气管道,由于中国加入博弈,建设了里海周边送往中国的油气管道。如果叙利亚全境能够控制在俄罗斯手中,那么中东乃至中亚的能源通道就会受到俄罗斯的控制。

伊德利卜战役可以说已经成为一个关系到中东、中亚诸多重大政治战略和能源战略的焦点,各方都在进行激烈搏弈,但俄罗斯和土尔其及伊朗显然是志在必得。

图片 1

叙利亚战争中的油气争夺战,作者:况腊生,国防大学博士后,本文节选自《叙利亚战争沉思录——二十一世纪的微型世界战争》,人民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

所以叙利亚局势就与国际石油价格出现密切关联,每当政府军在叙利亚战场出现重大胜利,那么国际油价就会开始飙升。比如2016年11月的阿勒颇大捷导致国际原油价格上涨站稳50美元关口。沙特和美国打压控制国际油价争夺市场的图谋受挫,俄罗斯话语权增大,那么市场预期油价上涨,那么原油就会反弹。俄罗斯和伊朗的战场胜利逼迫美国沙特寻求妥协让步,比如在OPEC会议上俄罗斯和伊朗强硬表态坚持不减产,不仅不减产伊朗还要增产。

特朗普一上任就提出“美国优先”的国家政策,围绕这一国家政策,其在国内废除了一系列束缚和限制美国钢铁生产、能源开采的环保政策。2017年1月特朗普签署总统行政命令,解除了对美国大陆周边的墨西哥湾、大西洋、太平洋海域及阿拉斯加州附近的北冰洋海域油气开发活动的限制,此后退出《巴黎协定》,2017年实施的减税法案、美联储的加息政策以及2018年在全球发动的贸易战,都为美国油气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宽松和强力支持的政策环境,不仅使美国的“能源独立”更加稳固,而且逐渐成为全球最大能源生产国,随着油气产量增加,美国能源开始走出国门,进入全球能源市场,而要抢占国际能源市场份额,不采取特别手段是不行的,这就是特朗普能源战争的由来,特朗普也因此在国际上大打贸易战、金融战、货币战的同时,也开始打能源战,特朗普的能源战打得虽然十分蛮横而霸凌,却也是大开大阖,颇有气势。

美国规划逊尼派管线。美国规划了把卡塔尔南帕尔斯油气田的石油天然气,绕过伊朗,经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送往欧洲。所以,美国必须推翻巴沙尔政权,控制住叙利亚,就将这条什叶派管线改为逊尼派管线,就可以联手沙特、卡塔尔等国与俄发动石油战,压低石油价格,将俄彻底逐出国际能源市场,同时让俄在低油价中自动崩溃瓦解,打通逊尼派石油管线的巨大利益也使得逊尼派国家牢牢绑定在美国战车上,铁了心要推翻巴沙尔的原因。

对于目前的问题美国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出访沙特、以色列,并且与沙特签署了总计3500亿美元合同。说是合作其实是沙特出钱请美国出兵摆平叙利亚。沙特在也门战场遭遇重大失败,如果叙利亚再失败的话,国内沙特国王的正统性就会受到质疑,宫变恐怕无法避免。美国出兵中东和战略重心西移恐怕要加速。朝鲜半岛局势将趋于缓和。

2018年8月美国石油产量达到日均1100万桶,超过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居全球第一位,最重要的是,美国“能源独立”的目标实现,其天然气已经由净进口国成为净出口国,这也使得美国一方面高科技大国、高端制造业大国,另一方面还是农业大国和能源大国,是真正的跨界强国。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能源战略出现了新的变化,一方面要控制全球能源的生产和运输,另一方面要促进美国油气大规模出口,这就是特朗普的全球能源战争的背景。

绕开乌克兰的“北溪”管线前景堪忧。2012年,俄建成通过波罗的海海底直接连接德国的“北溪”管线,[1]由俄、德、法共同投资建成,管道从俄罗斯维堡出发,经波罗的海海底通向德国港口格赖夫斯瓦尔德,此管道终结了俄输欧天然气必须经第三国中转的历史。欧盟和俄计划于2018年第二季度在“北溪”管道旁开始建设“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但这一项目因遭2017年8月美国对俄经济制裁而岌岌可危,对“北溪”项目融资的欧洲银行和企业将受到美国制裁。根据欧盟评估,美国相关制裁措施一旦生效,欧俄间仅在能源合作领域就会有8个重大项目受到波及。除了“北溪—2号”项目外,包括“北溪-1号”、“萨哈林-2号”、“土耳其流”等在内的诸多欧俄能源合作将面临制裁与停滞。

据法新社报道5月18日下午4点半,叙利亚和约旦边境地区,美国战机对叙利亚政府军SAA沿着大马士革-巴格达国际公路前进的车队进行了空袭,事发地点距离叙利亚-伊拉克边界的Al-Tanf镇50公里的Al-Shuhaimi地区。美军直接出动F22战机拦截叙利亚空军前来增援的苏22战机。这条新闻关键就在于叙利亚政府军要打通大马士革到伊拉克的国际公路,目前叙政府军已经正式进入被空袭地区,并且伊朗和俄罗斯也对这次行动提供军事支持。从地图上看,这次行动目标不是针对美国驻约旦边境地区的军事基地,而是打通叙伊边界,让伊朗支持的叙利亚和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汇合。

那么,中国该如何应对特朗普的全球能源战争呢?

首先,为了国家战略和经济利益,该强硬的地方一定要强硬,绝不退让,坚决斗争到底。现在中美贸易战和伊朗问题正在进入最敏感最胶着最考验意志的阶段,中国绝不可妥协,一定要坚持到底。美国流氓,虽然我们不能跟他一样耍流氓,但我们可以不对流氓妥协。11月4日美国要求全球各国将进口伊朗石油为零的时间点即将到来,这可能是美国进行全球能源战争的一个最重要的时间节点,如果伊朗败了,那么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的石油安全、中国在伊朗的经济和战略利益都将遭受重大打击,这是中国不可承受之重,中国必须坚定应对和强力反击。

其次,学习美国的“能源独立”战略,尽量减少对国际市场的能源依赖。虽然中国在短期内还不能做到“能源独立”,但中国要确立“能源独立”的国家战略和目标,要向这一目标推进。美国能够通过技术突破,通过页岩油和页岩气的大规模开发来实现“能源独立”的目标,中国的页岩油和页岩气储量居世界第二位,为什么不能像美国一样加大技术研发力度,从而实现中国能源逐步减少进口,最后实现“能源独立”的目标呢?

第三,在叙利亚战场坚定支持俄土伊三国进行的军事战争,使俄伊土三国联盟继续在叙利亚进行激烈的军事争夺,为中国抗衡美国赢得时间,如果俄伊土取胜则能够分享中东的地缘政治利益和现实的能源利益。必须坚定支持伊朗,坚决反对美国对伊制裁,围绕伊朗进行的将是一场艰巨而激烈的大国博弈,不仅是事关中东中亚及亚欧大陆的政治格局,甚至可能是世界格局转换的一个分水岭。

第四,中国仍然要坚持能源多元化的方针,不过度依赖某一个国家,不过度依赖某一个市场,将能源安全风险分散,对俄罗斯、美国、沙特、伊朗、委内瑞拉和非洲,都不能让这些国家的能源对中国达到控制的地步,美国和俄罗斯都不能让其拥有过多过大的份额。利用中国庞大的进口量,通过中国的石油期货交易逐步掌握能源定价话语权。

第五,通过正在进行的能源战争和美国正在发动的金融及货币战争,逐步确立人民币石油格局,与石油美元展开竞争,为将来打破美元霸权、形成人民币与美元竞争的格局奠定基础,虽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现在却给中国提供了一个天赐良机,可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中国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特朗普的能源战争与特朗普的贸易战争是美国战略的一体两面,一样野蛮无耻,但如果我们仅仅说他野蛮无耻毫无意义,必须在对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争进行反击的同时对其发动的能源战争也进行反击。如果美国最后成为了全球能源霸主,对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能源进口国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那将使中国在粮食、高科技等方面受制于美国之后,再在能源方面受制于美国。阻止美国成为全球能源霸主的最有效办法是让中国成为能源大国,是实现中国“能源独立”,与此同时实现能源进口多元化,参与中东、中亚、非洲的能源竞争,阻止美国在叙利亚和伊朗的目标达成,唯此才能确保中国能源安全,才能确保中国经济安全,才能确保中国地缘政治安全。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

图片 2

图片 3

北流天然气管道2线项目示意图。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个原油价格博弈中,虽然俄罗斯等国能够影响油价,但是美国拥有期货市场定价权,在油价上涨以后他会通过市场消息释放来打压油价,油价大涨他就会鼓吹美国发现新油田,或者鼓吹石油出口。这些都是引导市场预期的小伎俩而已。在大战略上美国还通过媒体传播各种所谓科学发现来诱导整个市场,比如英国媒体报道太阳黑子活动下降,全球可能变冷;传播石油可能不是石化产物,产量可能是无限的。这些所谓的科学报道最终配合的是打压油价。他们制造以后在合适的时间点释放就能够影响市场决策。所以在判断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甄别。这么做的深层地原因在以后文章里分析。

二、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恢复对伊制裁

2018年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并于8月7日起重新恢复对伊朗实施制裁。要求全球各国在11月4日将伊朗进口原油降为零,否则将受到美国制裁。

在中东地区,伊朗除了是一个能源大国,还是历史上的大帝国波斯帝国的传承者,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代理人以色列安全最大的威胁。美国油气要进入全球气场最便捷的方式就是打掉一个能源出口大国,并让美国取而代之,美国选择的目标是伊朗,因为打掉伊朗除了能源利益之外,还地地缘政治利益,还能服务犹太人利益。

这些年美国通过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埃及颜色革命和叙利亚战争,已经将中东强国一一荡平,只剩下一个伊朗,伊朗早已成为美国和以色列的眼中钉肉中刺,特别是特朗普上任后,更是将扶持以色列和打击伊朗作为其主要的中东政策,这么做至少能达到四个目的:一是通过打击伊朗的石油出口,为美国石油抢占更多国际能源市场。二是通过打击伊朗为以色列犹太人服务,使中东没有国家能够与以色列相抗衡。三是由于中俄伊在叙利亚战争中结成统一联盟,美国可以通过制裁伊朗达到打击中国和俄罗斯的目的。四是伊朗是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的枢纽,打败、搞乱、肢解伊朗能够阻止一带一路向西推进。

目前美国对伊朗实施严厉制裁甚至发动战争的高潮还没有到来,但其手段与特朗普阻止俄德建设北溪—2一模一样,谁不服气,我就制裁谁,不信就试试?但目前美国制裁伊朗效果并不如意,除了韩国完全退出伊朗市场之外,全世界响应者寡。中国和俄罗斯、土耳其非常坚定地支持伊朗,中国不仅没有减少伊朗石油进口,而且还增加了伊朗石油的进口量,欧洲国家除法国的道达尔公司已经明白表示退出伊朗业务之外,目前欧盟仍然强调维持伊核协议,在这两天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辨论中,欧盟仍表示坚持伊核协议,伊朗石油第二大国进口国印度也表示将继续进口伊朗石油。

但特朗普已经是屠刀高举,绝无可能中途放弃,对于伊朗,特朗普是志在必得,中国和俄罗斯的态度也是毫无转圜余地,欧盟和日本下一步会不会有变数,则仍需观察。

美国力主建立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石油管道绕开了俄

以前很多人会问血饮,叙利亚是一个万里之遥的国度,你为何说他事关中国国运?上面就是我的回答,国内居民生活这块来说,当美国控制石油阀门以后将会全球放水,超级通胀周期的到来会让中国居民的生活支出随之增多,大家回忆下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后石油一路涨价,生活必需品、房价也疯长,这都是美元放水带动全球通胀升高的表现。虽然很残酷,但这就是事实。今天中国出钱让穷途末路的俄罗斯出兵征战叙利亚,就是要对抗美国吸血,本质上是为了整个国家经济和民族的未来。筚路蓝缕、披星戴月奋斗起来的中国要想实现完全独立自主,破除美国的金融枷锁是必然的。要想打破美国金融殖民就必须要废除他的石油霸权,不仅要废除而且还要重建新能源体系,那么保住叙利亚就成为必然,6年来对叙利亚持续的政治经济支持终于在出现了胜利的曙光。

一、北溪—2输气管线

在2018年7月11日举行的北约峰会上,特朗普强烈要求德国停止与俄罗斯合作建设北溪—2输气管道。特朗普称:“德国成了俄罗斯的俘虏。”“德国完全被俄罗斯控制了。”“当德国与俄罗斯达成巨额石油和天然气协议时,我非常难过。我们本应提防俄罗斯,德国却每年向俄支付数十亿美元。我们保护德国、保护法国、保护北约所有国家,结果很多国家却选择和俄罗斯达成管道协议,向俄支付数十亿美元。我认为这非常不合适。”特朗普还说:“根本不应该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如果从俄罗斯获得60-70%的能源和新管道,德国会完全被俄罗斯控制。如果你认为是适合的,就请告诉我,因为我认为不是。”

为什么特朗普如此仇视北溪—2呢?要弄清特朗普为什么要强压德国放弃北溪—2输气管道项目,必须首先弄清南溪输气管道项目。俄罗斯是能源大国,其能源外送的最便捷通道应该是经过乌克兰送往欧洲,然而由于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关系非常紧张,多次因政治矛盾而发生输往欧洲的天然气中断的情况,于是俄决定建设一条绕开乌克兰,从南边经过土耳其和地中海送往保加利亚,然后分别送往希腊、意大利、塞尔维亚和奥地利的通道,此称南溪通道。然而此通道因为美国和欧盟的极力阻扰一直无法开工,在搁置多年之后,俄罗斯被迫于2014年12月宣布停止该项目建设。

与南溪项目不同的是北溪项目进展顺利,虽然南溪项目拖了多年,俄罗斯实际上也早已经不抱希望,俄罗斯转而寻求直接将天然气送往欧洲的方案,这次俄罗斯看中的是波罗的海,选择从圣彼得堡经波罗的海送往德国,然后再经德国送往欧洲其它国家,这一方案得到了德国的大力支持,双方一拍即合且进展颇为顺利,于2011年和2012年双线投入运营,此后双方又探讨建设北溪—2,也就是建设一条并行于北溪的输气管道。

然而虽然北溪进口顺利,北溪—2却命运多舛。此时美国在页岩油和页岩气方面的新技术实现突破,并因技术进步和开采规模扩大使成本大幅下降,油气产量也大幅增长,已经成为一个超过沙特和俄罗斯的能源出口超级大国,由于美国存在着远离欧亚大陆的地理缺陷,无法建设输油输气管道,油气出口只能采取轮船运输。这时特朗普出现了,他一方面以各种政策力促美国能源增产,一方面以美国的霸凌作风强行在全球推销美国能源,这也就使得北溪—2的前景出现了变数。

特朗普为了推销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不惜采取政治、经济、金融甚至军事手段,将建设北溪—2的资金、材料和技术纳入对俄罗斯的制裁范围,谁为北溪—2提供资金、材料和技术谁就将受到美国政府的制裁,所有与北溪—2相关的企业和国家都将受到美国的制裁。谁说美国是自由竞争?其实美国一直都是在以国家政治、军事、金融和经济力量为其贸易开道,打击俄罗斯与欧洲的能源合作,为美国能源企业开拓国际市场,这是美国政府一贯的做法。必须制止欧洲与俄罗斯的能源交易,只有将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赶出欧洲,美国的油气才能顺势打入并占领欧洲市场。

什叶派管线和逊尼派管线

图片 4

图片 5

[1]该项目由俄天然气工业公司,德国Wintershall和E.ON Ruhrgas,法国GDF
Suez和荷兰Gasunie共同投资建设,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担任项目股东委员会主席。

其次中国拥有强大的基建能力,伊朗目前国内很多油田和炼油厂都是中国开采建设,未来什叶派管线开建的话那么伊朗和伊拉克部分必然由中国承担。最关键的部分是叙利亚境内管线建设,2017年3月巴沙尔表示叙利亚战后重建只允许中国、俄罗斯和伊朗参与,中国获准参与叙利亚所有领域重建。鉴于俄罗斯和伊朗基建能力不强,这等于将叙利亚重建全部打包给了中国。那么将来电信、电力等所有领域中国都能进入,石油管线自然也落入中国之手。日前,在硝烟散尽的北部城市阿勒颇已经建成了丝绸之路市场,中国为叙利亚重建复苏带来了希望。

四、中美贸易战中的能源战

中美贸易战的核心是美国对中国经济、中国高科持及高端制造业的打击,但这里面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美国要求中国大幅增加进口其天然气,由此能够观察特朗普发动的全球能源战争,美国利用其强大的金融、军事、经济实力为美国能源战略开山辟路,使美国成为全球的能源霸主。

2017年11月特朗普访华时,两国签署了高达2500多亿美元的经贸大单,其大头就是能源,中国除了大量进口美国天然气,还有大量投资美国油气产业,在美国对中国实施高科技禁运的情况下,要想减少中美贸易赤字,就只有中国多进口美国的农产品和石油天然气。2018年6月中美经过多轮磋商达成的不打贸易战的共识,也是以中国多进口美国天然气为重点。虽然2017年11月中美达成的经贸大单和2018年6月两国达成的不打贸易战的共识最后都被美国推翻、撕毁,但我们应该知道,能源是中美贸易战的重要砝码,虽然这一砝码已经被美国抡到一边,但我相信能源仍然是未来解决中美贸易争端的一个重要手段。

特朗普的各项政策,看似毫无章法,但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都与实际的利益联系在一起,他不搞虚火,不说空话,每一句话都是直冲利益而去,在他实施的每一个战略和政策背后,都有着美国实实在在的利益。能源战亦是如此,从阻止北溪—2到退出伊朗核协议、恢复对伊经济制裁,从伊德利卜战役到对华贸易战,其不惜与盟友翻脸,强力打击对手,都有为美国能源争夺和扩大国际市场的现实目标,都有成就美国能源霸主地位的战略意图。

图片 6

美国目前在调集叙利亚和沙特为首的阿拉伯联军攻击拉卡,美国计划让阿拉伯军队占领拉卡,抽调战力强的库尔德武装南下抢占代尔祖尔,阻止政府军全面打通叙伊边界。在库尔德南下的时候,土耳其必然会袭击库尔德武装,这对美国将极为不利。但美国此时又不能与土耳其彻底翻脸,所以美国未来会更多的阻隔在土耳其和库尔德人之间,用美国军队保护库尔德。效果等于是美国被整个战场牵着鼻子走,北部堵截土耳其,南部阻挡纵深穿插的叙利亚政府军,战略上已经陷入被动。阿勒颇战役改变了整个叙利亚战场生态,大势已成,不是人力所能对抗。美军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某国顾问团的威力了,要想扭转整个战场局势,美军要做的功课还有很多。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俄出口欧洲的主要天然气管线

图片 7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