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597人因偷渡葬身在前往欧洲的地中海途中,但冲击欧洲的难民危机并没有消退的迹象

这种情况完全超出了欧盟的援助能力,欧盟除了注入资金别无他法,但资金量不是无限的。欧洲传统政客们对民粹主义政党在民意调查中支持率的上升感到恐惧。难民接收问题最终还是让欧盟各国立场分裂,民粹主义趁机壮大起来。极左和极右民粹主义有同样的兴趣利用这次危机。

自2018年起,各国不断收紧的难民政策,造成相关国家争执严重,积怨加深。如意大利愈加紧缩的难民政策,直接导致法国、德国及马耳他等国与其在由谁履行国际承诺的问题上争论不休。多国在难民问题上展开的“讨价还价”正在不断搅动欧盟的一体化格局。

2019年前5个月,共有597人因偷渡葬身地中海。尽管有数据显示,与2018年同期相比,2019年通过地中海偷渡前往欧洲大陆的难民人数有所下降,但冲击欧洲的难民危机并没有消退的迹象。

据德国内政部称,地中海国家都不愿意接纳从海上救起的移民。2019年已有多起冲突集中在到底由哪个欧盟成员国接收援助船难民。

由于民众支持率惨淡,欧洲各国传统政治精英主导下的政府都面临挑战,难民危机谈判进一步复杂化。没有执政党想后退一步,因为怕失去基础选民的信心。然后,当情况似乎不能更糟时,欧盟更大的打击到了:由于担心移民对其劳动力市场和社会援助机制的压力将结束其繁荣,欧洲大国英国提出脱欧。

除了上述政党之外,奥地利自由党(执政、第三大党)、波兰“法律与公正”(执政、第一大党)、匈牙利青民盟(执政、第一大党)、丹麦人民党(在野、第二大党)、荷兰自由党(在野、第二大党)、瑞典民主党(在野、第三大党)、芬兰“正统芬兰人党”(在野、第三大党)等都是在欧洲颇有影响力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

美国《新共和》杂志指出,欧洲民粹主义力量激增尚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欧洲权力分布和体系结构,但随着右翼力量的崛起,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欧洲政治基调,让其从“边缘”逐渐走向“中心”,进一步从内部打破欧盟的团结。

据英国《卫报》撰文,尽管进入欧洲的难民和非法移民减少,欧洲各国如今已不愿为难民打开大门。作为地中海难民主要登陆地,意大利2019年6月通过一项新法案,强调任何从该国领海上营救难民的船只或组织都将被处以最高5万欧元的罚款,并声称或将进一步加大惩治力度。

进一步打破欧盟内部团结

西班牙也没有摆脱困扰欧洲的难民紧张局势。由民粹主义介导的民意处于“好与坏”的两极化之中。一些人愿意援助难民,另一些人反对。我认为讨论“好与坏”并不能解决问题。难民问题可归纳为三点:1.所有人都应得到公平的对待;2.面对发生在不发达国家的饥荒和战争,第一世界国家必须介入;3.超出自身能力的援助会导致灾难。因此,对难民的及时援救是应该的,但需有一系列计划并严格执行才行,最重要的是必须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但是,欧洲多数国家的经济都不景气。眼下,我们应该问自己:我们愿意放弃什么奢侈品来拯救生命?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民粹主义在欧洲还只是星星之火然。但目前,欧洲已有10个国家的右翼(或极右翼)民粹政党进入政府。欧洲传统的价值观正遭受挑战。在欧盟的三驾马车“英法德”三国中,均出现极右翼割据一方的趋势,其中法国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国民阵线”更是一度对法国大选选情造成了真实威胁。

2019年前5个月,共有597人因偷渡葬身地中海。尽管有数据显示,与2018年同期相比,2019年通过地中海偷渡前往欧洲大陆的难民人数有所下降,但冲击欧洲的难民危机并没有消退的迹象。

进一步打破欧盟内部团结

据英国《卫报》撰文,尽管进入欧洲的难民和非法移民减少,欧洲各国如今已不愿为难民打开大门。作为地中海难民主要登陆地,意大利2019年6月通过一项新法案,强调任何从该国领海上营救难民的船只或组织都将被处以最高5万欧元的罚款,并声称或将进一步加大惩治力度。

最后是南欧国家——混乱不堪的长途列车,随时改变目的地,不守时。其经济的主要来源是旅游业,国民生来乐观,快乐是其价值核心,但过度自由主义。

是什么让欧洲的右翼以及极右翼民粹政党在近十年以来迅速崛起?

近年来,欧洲议会党团内部的右翼民粹主义力量迅速崛起。英国广播公司称,在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欧洲议会的“建制派”联合党团失去众多席位;欧洲极端右翼势力与持欧洲怀疑论者收获满满。极右翼政党、民粹主义政党以及疑欧党派席位增加,法国、意大利等国的右翼势力不断抬头。

自2018年起,各国不断收紧的难民政策,造成相关国家争执严重,积怨加深。如意大利愈加紧缩的难民政策,直接导致法国、德国及马耳他等国与其在由谁履行国际承诺的问题上争论不休。多国在难民问题上展开的“讨价还价”正在不断搅动欧盟的一体化格局。

法国《视角》杂志称,相比眼下各国遇到的难民危机,各国间互不信任以及内部分歧明显、彼此拒绝共同应对的政治危机更加严重。

欧盟面临着一个极其复杂的局面:我们的骄傲要求我们对合作伙伴的离开提出苛刻的条件,但此时大西洋另一侧的特朗普政府发起对欧盟的贸易战,再树敌不是个聪明的决定。如今,欧盟和英国政府的谈判气氛平和起来,但很多欧洲人担忧的是,这种软弱的谈判方式会助长欧盟内部的分离主义运动。

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表示,将与德国一起在欧盟层面尽快推动难民问题解决,在欧盟成员国已经登记的难民将尽早遣送回第一登记国。法德一致同意加强欧盟外部边境保护,推动28个成员国在难民接收问题上承担平等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以意大利联盟党和法国国民阵线为首的欧盟民粹主义政党,希望通过各国联合行动,力求改变欧洲立法机构和领导机构目前的权力平衡。

国际移民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前5个月里,共有597人因偷渡葬身在前往欧洲的地中海途中。旷日持久的难民和非法移民问题日益成为影响欧洲国家团结和内部安全的一个重要议题,逐渐“撕裂”欧洲社会,破坏欧盟凝聚力。

来源:海外网

民粹主义的壮大

解决难民问题是阻止极右翼关键

据德国内政部称,地中海国家都不愿意接纳从海上救起的移民。2019年已有多起冲突集中在到底由哪个欧盟成员国接收援助船难民。

一段时间以来,欧盟一直致力于建立一个统一的欧盟难民分摊系统,但因无法平衡各国诉求和利益,这一努力屡遭挫折,各国就分配和处理难民等问题迟迟难以达成共识。

路透社发文称,难民仍是困扰欧洲各国的“老大难”问题,欧盟各成员国目前围绕如何分摊难民的争议仍然硝烟弥漫,并由此引发一定的外交压力。

欧洲各国的行为杂乱无章,这并不令人奇怪。因为欧盟尽管有个响亮的名字却缺乏凝聚力。它就像联合运营的三种速度的列车:一列是德国领头的中欧和北欧国家组成的高速列车,可观的人均收入允许其对公共事业投资不菲,他们是欧洲的引擎。他们的经济实力使其能领导欧盟,但并不太尊重其他盟友,喜欢发号施令。

容克提出打造一个“欧非可持续投资、就业联盟”,帮助非洲在未来5年内创造1000万个就业岗位;同时还将借助“欧盟外部投资计划”引导超过440亿欧元投资流向非洲。

意大利政治学家多纳泰拉·德拉·波尔塔认为,欧盟政策失灵使得各国陷入一场“难民分配”大战,显示出欧盟内部严重缺乏团结,难民问题对欧洲政治生态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许多欧洲国家开始积极展开与利比亚海岸警卫队的合作。据联合国6月初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利比亚海岸警卫队在地中海拦截了2300多人;包括德国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将从地中海救起的人送回到突尼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或埃及等地。

与此同时,欧盟各国就难民配额分配、责任分摊等问题的争吵远未平息。自2018年以来,面对难民无法得到安置的僵局,马耳他、意大利、法国等地中海国家多次发生对峙和口水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