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核问题的分歧是中朝之间的唯一重大分歧,朝鲜派特使访华强化了中朝的特殊友好关系

朝核危机将朝鲜推向全球舆论的焦点,韩日及西方舆论机构生产的信息基本上主导了世界舆论场。对中朝两国来说,如何在双方围绕核问题的分歧与中朝友好关系之间进行区分和把握,如何在这方面免受韩日及西方舆论的影响,是一个重大考验,两国都应高度重视。

第三,要认清“中国没有管好朝鲜”这种论调是错误的。它是韩美日经常宣扬的说法,中国国内也有一些人跟着附和。必须看到抗美援朝为中朝建立了鲜血凝成的友谊,但之后中国不仅撤出了在朝鲜的军事存在,也撤出了在该国的大部分影响。朝鲜成为完全独立自主的国家,中朝关系与美国在韩国保持驻军并全面影响韩国的同盟关系完全不是一个性质,中国没有能力“管朝鲜”,控制邻国也与中国的长期外交政策相悖,中朝是相互平等和彼此尊重的友好邻邦。

摘要:
朝核危机将朝鲜推向全球舆论的焦点,韩日及西方舆论机构生产的信息基本上主导了世界舆论场。对中朝两国来说,如何在双方围绕核问题的分歧与中朝友好关系之间进行区分和把握,如何在这方面免受韩日及西方舆论的影响,是一个重大考验,两国都应高度重视。
…朝核危机将朝鲜推向全球舆论的焦点,韩日及西方舆论机构生产的信息基本上主导了世界舆论场。对中朝两国来说,如何在双方围绕核问题的分歧与中朝友好关系之间进行区分和把握,如何在这方面免受韩日及西方舆论的影响,是一个重大考验,两国都应高度重视。  中国社会首先要做到清醒,保持定力,切不可被别有用心的势力牵了牛鼻子。  《环球时报》一直坚决支持中国政府的半岛无核化和反对半岛生战生乱的主张,同时坚决认为保持中朝友好关系、尽量减少这一关系受到冲击十分必要。我们希望,中国社会有能力就这一问题建立共识。  就核问题存在严重分歧,这是中朝关系的现实,但它在任何时候都不应成为两国关系的全部,不应割断中朝关系长久以来的战略线索。我们或许需要将有关的认识和思路做一些整理,做出一些重要的厘清。  首先,朝鲜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国家。它高度独立自主,这在东北亚极其难得。它经济规模虽不大,但工业体系却相对完备,做到这一点也非常不易。另外朝鲜的经济社会发展不像外界描述的那样一片灰暗,几乎所有去过朝鲜的人都在那里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亮点。  第二,朝鲜有权利选择本国的政治体制,外界不应干预,中国公众尤其对此应予理解。世界各国的政治体制差别很大,单独将朝鲜政治体制揪出来进行攻击,是不公正的。韩国作为与朝鲜有特殊亲缘的国家,长期是攻击朝鲜政治体制、抹黑朝鲜领导人的急先锋,这很不应该,中国舆论决不可受其影响。  第三,要认清“中国没有管好朝鲜”这种论调是错误的。它是韩美日经常宣扬的说法,中国国内也有一些人跟着附和。必须看到抗美援朝为中朝建立了鲜血凝成的友谊,但之后中国不仅撤出了在朝鲜的军事存在,也撤出了在该国的大部分影响。朝鲜成为完全独立自主的国家,中朝关系与美国在韩国保持驻军并全面影响韩国的同盟关系完全不是一个性质,中国没有能力“管朝鲜”,控制邻国也与中国的长期外交政策相悖,中朝是相互平等和彼此尊重的友好邻邦。  第四,围绕核问题的分歧是中朝之间的唯一重大分歧,在此之外,中朝关系的其他所谓矛盾基本都是被臆想出来的。韩美日很希望中朝核分歧演化成两国的全面对立,它们为此散布了大量谣言,不遗余力地试图离间中朝,希望中朝走向对立,分散它们与朝鲜的紧张对峙,成为半岛新的焦点,它们得以袖手旁观。  第五,中朝保持友好关系完全符合两个国家的各自利益。对中国来说,这有利于我们周边友好战略的完整,增加我们在东北亚事务中的回旋空间。对朝鲜来说,它单独应对韩美日是困难和凶险的,中国对其谋求国家安全正当权利的支持有助于它增强与韩美日谈判的地位,化解它的更多风险。  半岛问题错综复杂,不断会有各种事件和信息干扰中朝社会的相互认识,韩美日舆论会不停兴风作浪。我们希望,中朝两党关系为两国关系的稳定发挥中坚作用,让推波助澜者没有市场,找不到机会,确保中朝关系在有利于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正确道路上平稳前行。

  这次金正恩特使访华在相当程度上扭转了朝鲜半岛的紧张气氛。朝鲜的态度转变多少有些令外界惊讶,半岛局势面临一次新的柳暗花明。

李明博政权交接委员会4日称,新政府将以韩美两国传统友好关系为基础,进一步加强和发展韩美同盟关系的共同价值与相互利益,并为建立面向未来的韩美同盟关系制定新的战略总体规划。该委员会还强调了韩美日3国外长定期会晤的必要性,这让一些韩国人感觉新政府更重视美日,尤其是韩美日三角关系。首尔大学教授朴喆熙3日在《朝鲜日报》策划的“新政府的新外交战略”系列报道中撰文称:“日本不仅是共同应对中国崛起的协作者,也是一起讨论朝鲜未来的协作者。”这令一些人开始担心韩美日三角关系是否具有恢复冷战之嫌。还有民众在网上留言批评“四强外交”是事大主义(意指侍奉大国强国),一个名叫rkp001的网民说,“日本殖民时期,日本最厉害,所以亲日第一。现在是美国最强,依靠美国最舒服。可如果美国变弱了,韩国该靠谁生存?

第二,朝鲜有权利选择本国的政治体制,外界不应干预,中国公众尤其对此应予理解。世界各国的政治体制差别很大,单独将朝鲜政治体制揪出来进行攻击,是不公正的。韩国作为与朝鲜有特殊亲缘的国家,长期是攻击朝鲜政治体制、抹黑朝鲜领导人的急先锋,这很不应该,中国舆论决不可受其影响。

第五,中朝保持友好关系完全符合两个国家的各自利益。对中国来说,这有利于我们周边友好战略的完整,增加我们在东北亚事务中的回旋空间。对朝鲜来说,它单独应对韩美日是困难和凶险的,中国对其谋求国家安全正当权利的支持有助于它增强与韩美日谈判的地位,化解它的更多风险。

  中朝关系或许要从更远的视距上才能看得更清楚。从道理上说,两国保持友好只会增加各自的力量,而决不是相反。

在“四强外交”中,改善韩日关系颇为引人注目。《国民日报》称,新政府决定修复韩日关系,主要是考虑到如果韩日关系受历史问题困扰无法取得进展,通过东北亚合作扩大到亚洲外交也将会很困难。该报援引李明博一位相关人士的话说,“为强化韩美日三角合作,改善同日本的关系非常紧迫。”韩国网络媒体CNB新闻5日也说,如果不和四强保持友好关系,韩国将深陷“三明治夹心”的处境。

半岛问题错综复杂,不断会有各种事件和信息干扰中朝社会的相互认识,韩美日舆论会不停兴风作浪。我们希望,中朝两党关系为两国关系的稳定发挥中坚作用,让推波助澜者没有市场,找不到机会,确保中朝关系在有利于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正确道路上平稳前行。

首先,朝鲜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国家。它高度独立自主,这在东北亚极其难得。它经济规模虽不大,但工业体系却相对完备,做到这一点也非常不易。另外朝鲜的经济社会发展不像外界描述的那样一片灰暗,几乎所有去过朝鲜的人都在那里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亮点。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昨天会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特使崔龙海,后者向习近平转交了金正恩的亲笔信。尽管信的内容没有公布,但我们相信它会相当积极。崔龙海已经表示,朝方十分珍惜朝中传统友谊,朝方接受中方的建议,愿通过六方会谈等多种形式的对话协商解决相关问题。

  “四强外交”各有特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