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及刚到山上的感受,矗立着北线边防最偏远的哨所

图片 1

走向云端:他和哨所都姓“詹”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山东省蓬莱市某偏远小镇上有座山,因常年刮大风名曰风山顶。荒凉的山上,少有人烟。海军某测控总站四级军士长高俊和妻女三人,安于寂寞,乐于奉献,在穷乡僻壤一待就是7年。

图片 5

汤正兵戍守“十八盘”的12年里,哨所先后荣立集体三等功5次,他个人荣立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然而,在他心中,超越鲜花和掌声的,是一份对祖国的忠诚和对未来的希冀。如今,这份忠诚和希冀,同样扎根在妻子和女儿的心里。高增光/摄

南国盛夏,繁花醉人。

西藏军区海拔 4687 米的卓拉哨所官兵 ” 五一 ” 期间在执勤。 罗 凯摄

8月15日,笔者徒步向风山顶进发,踏访这个哨所。途中,从战友口中得知了这座哨所的“前世今生”。前些年,总站利用风山顶独特的地理位置,建起测量站点。2009年,驻守站点的两名老兵退伍后,高俊主动请缨担起守哨重任。听说丈夫独自在山上守哨,余玲放心不下,带着6个月大的女儿,千里迢迢从湖北老家前来探亲。

通往詹娘舍哨所的公路。罗凯 摄

“白马秋风边陲上,杏花春雨十八盘。”2018年年底,CCTV-7《军旅人生》的影像讲述中,一位戍守祖国北线边防最偏远哨所“十八盘”的老班长汤正兵和妻女被风雪阻隔的团聚,让许多观众流下了感动的热泪。如今,又到春暖花开的季节,相聚“十八盘”的路,有没有好走些呢?让我们借由他们的故事,走进值得致敬的戍边军人家庭——

沿着蜿蜒的山路盘旋而上,记者来到素有“特区第一哨”的东部战区海军某旅某观通站采访。这个观通站的官兵驻守在闹市之巅,守卫着这片辽阔的大海。

在雄伟绵延的喜马拉雅山脉,有一座哨所建立在高耸入云的山脊上。这里是我国西藏边防卓拉哨所,海拔
4687 米,被称为 ” 挂在天上的哨所
“。半个多世纪以来,一批批边防官兵坚守在此,战天斗地,他们称自己是顶天立地的兵。

冬季的风山顶,大雪纷飞,寒风呼啸。那晚,女儿小恩祈突发高烧,高俊立即打电话向总站求援,救护车疾驰而来,却因山路狭窄而无法抵达山顶哨所。于是,高俊抱着女儿跌跌撞撞跑下山。幸运的是,女儿及时被送进镇卫生院,病情很快稳定下来。女儿病情好转后,余玲打算带着她回老家。离别那日,小恩祈抱着高俊,怎么也不愿撒手:“我不要走,我不要和爸爸分开……”余玲红着眼眶,摸着女儿的头对高俊说:“那我们娘俩都留在这里,陪你一起守卫哨所,守卫这个家,行吗……”了解到情况后,上级领导决定特批余玲随队,陪丈夫驻守站点。

人总是在经历了一些事之后,才能真正长大。

方向盘在手上,油门在脚下。3月中旬,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三级军士长汤正兵的妻子张秀林载着女儿涵涵,在春节之后进了山。

站在哨所向下望去,山脚下的“网红景点”游人如织,不远处海滩上椰林摇曳,海面上邮轮驶过留下航迹……

” 这里有我,请祖国放心 “

7年来,高俊和爱人每天都要仔细巡查一遍设施。在他们的精心维护下,站点的测量设备始终保持良好状态,圆满完成各项监测任务。有一年冬天,风山顶遭遇一场罕见的大雪。深夜,高俊听到外面有异常声响,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查看情况,发现固定测量设备的4根铁链被风刮断。他立即取来维修工具,在妻子的帮助下打桩固定铁链。狂风夹着冰雪直往衣领里钻,夫妻俩经过2个多小时的连续工作才固定住所有铁链,确保了设备安全运营。

虽然全家四代从军,从小听着英雄的故事长大,但对于西藏军区詹娘舍哨所哨长詹华来说,坚守哨所的经历,真正让他懂得了“使命职责”这沉甸甸的字眼儿。

倘若江南,此时天地间已潮湿温润,烟水空蒙,早有了春天的迹象。而她们要去的长白山余脉,十月飘雪,四月解冻。历经长达半年的严寒,一个又一个界碑才在春天的融雪中显现出来。这里,矗立着北线边防最偏远的哨所,因高低起伏、盘盘绕绕的山路共有56个弯,超过90度角的有18个,因而得名“十八盘”。

走进该站值班室,狭小的空间里,雷达兵们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雷达荧屏。屏幕上闪烁的光标,既有驰骋大洋的舰艇,也有为生计奔波的渔船,官兵们要时刻保持警惕。这是他们日复一日的战斗姿态,也是他们时时刻刻履行着的职责使命。

当年,第一代哨所官兵带着一把炒米、一顶帐篷、一面党旗进驻卓拉,他们吃干菜、咽冰雪、抗严寒,在雪山顶上升起了第一面国旗,建起了第一座哨楼。

在哨所,现代化的生活电器、完备的硬件设施,让笔者眼前一亮。“这都是总站领导真情解难的结果,我们打心眼里感到温暖。”高俊喜滋滋地说。曾经,小恩祈因很少接触外面世界,性格有些自闭。后来,总站官兵时常来哨所陪小恩祈聊天、玩耍,孩子渐渐开朗起来。去年,女儿上学成了高俊面临的一大难题,得知消息后,部队领导积极与驻地政府沟通协调,最终小恩祈顺利入学。

2006年,带着父亲临终遗愿,詹华入伍来到西藏军区某边防团。

这座独处山顶的堡垒,距离边界线只有80米,管控的16.84公里国境线都蜿蜒在山背顶端。在这里,树木和冰雪是统治者,周围罕有人迹。

“单调、枯燥、寂寞。”谈及刚到山上的感受,刚值完班的四级军士长李赞扬直言不讳。

现任哨长田立冬说,”
来到卓拉才能更深切地感受到,祖国是具体的、鲜活的。一代代哨兵坚守在这里,就是为了让祖国和人民放心
“。

今年,是高俊四级军士长最后一年,年底他可能要带着妻女退伍返乡。可他在工作上没有丝毫懈怠,还利用闲余时间修缮美化哨所。采访中,高俊笑着说:“远离喧嚣选择寂寞,我不后悔,这是军人应有的坚守与担当。今天我们多干一点,就会让后来者舒心一些,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完成使命任务中……”或许,这就是高俊与爱人心中的“诗和远方”。

新训结束,詹华被分配到卫生队。一天深夜,睡梦中的他,在一阵呼喊声中惊醒:“雪崩了!山上战友有危险!”

在这个戍边人心中的苦寒之地,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汤正兵却长成了一棵“常青树”,一待就是12年、4000多个日夜。

穿上“浪花白”,李赞扬满心憧憬要驰骋海疆,没承想却上了山,这让他失落不已。更让他烦闷的是,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值班室和宿舍两点一线地往返着。

下士李真豪对去年的一次巡逻记忆犹新。那天是他 23
岁生日,哨里的巡逻名单另有人选,可李真豪认为,过生日需要有仪式感,在巡逻路上庆生更有意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