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互相熟悉了对方的特种作战装备,在多层建筑物内执行解救人质的任务已经不止是反恐队伍的专属了

外围的狙击手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图为在卡塔尔的美国大使馆周边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狙击手

图片 1

海军某特战团与新疆军区某特战旅联合开展反恐训练

  3分钟后,着陆队员开始集结。此时,乘载着中白渗透侦察队员的2架直8运输直升机也已临空,双方队员使用武装翼伞从1500米高空相继跳伞着陆。直升机继续临空执行空中监视和封控任务。

二是先炸后袭。在抓住11名恐怖分子踢足球这一重要战机,采取了先炸后袭的方法,使5名恐怖分子当场毙命。

在确保人质所在的区域安全后,一些队员应当在疏散人质的同时搜查其中是否有恐怖分子混入。医疗人员也应当同时就绪,准备处理伤员。w

3月31日,武警烟台支队的战士们在训练基地举行了一场实弹反恐演习,场面如同警匪大片。
31日上午10点,反恐演习开始。在一栋废弃的楼房内,持枪的“暴徒”劫持了“人质”,情绪十分激动。反恐突击车靠近隐藏“暴徒”的建筑物后,突击队员首先摸清楼房结构,随后封控所有通道,他们还利用软管窥镜等器材探明“暴徒”位置,狙击手则占领有利的射击位置。在找到恰当战机后,突击队员引爆了震爆弹,发出巨响,随后他们快速冲入房间将几名“暴徒”制服,成功解救了“人质”。
武警烟台支队一中队排长宋建霖称,此次以劫持人质为例进行反恐演练,目的是考验战士们处置突发事件时的心理素质和战术思维,为今后处突、执勤、完成各类任务奠定基础。
当日的演练项目还包括让狙击手在六十米外打击模拟目标,而模拟目标竟是一只鹌鹑蛋。由于风大、阳光刺眼,给狙击手瞄准造成了不小困难。武警烟台支队狙击手张俊山抓住时机,一声枪响,鹌鹑蛋瞬间被炸开了花。
据悉,在此次反恐演练前,突击队员们还进行了400米障碍、武装越野、攀登等高强度科目的训练,以提高突击队员在疲劳状态下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

跨越地域、跨越兵种、跨越作战理念,一望无际的沙漠戈壁,“蛟龙”携手“天狼”,一场实战条件下的反恐演练随即展开。

  “这次联合演练双方交流了训练理念、切磋了反恐技能、提高了联合反恐组织指挥和技战术能力的水平。双方参演官兵表现出高水平的战术素养和个人技能。”联合演练中方指挥员杨杰说,“相信随着两军空降兵进一步的合作与交流,双方在联合反恐方面的能力将不断提升。”

3月2日,藤森又访问了古巴等国,此时他故意提出解决该事件的全面建议,其中包括不释放在押的“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成员,同时暗示古巴等国可以
成为恐怖分子的避难地,对其可以不审判、不排除特赦等宽大处理,造成不使用武力的假象。这种瞒天过海的战术欺骗。不仅蒙过了恐怖分子,就连世界新闻媒体、
各国要员也信以为真。

行动

图片 2

库尔勒1月16日电
大漠戈壁,寒风瑟瑟。一伙实施完系列恐怖袭击后的“暴恐分子”挟持两名人质开始向沙漠戈壁逃逸。茫茫戈壁,沙石与白雪共存,狡猾的“暴恐分子”对这块地形十分熟悉,他们知道,逃进这里,对他们的追捕就如同大海捞针。

  追歼

1996年12月17日晚,在秘鲁首都利马,恐怖组织“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的恐怖分子袭击了日本驻秘鲁大使馆。劫持了包括秘鲁高层领导人和数十名外国高级外交官在内的数百名人质。秘鲁政府和警方坚持不向恐怖分子妥协的原则,巧妙地与恐怖分子周旋,严谨细密地进行各种准备,终于在1997年4月22日,出其不意地实施武力突击,成功地解救了全部人质。此次秘鲁日本使馆人质事件历时126天,被劫人质层次之高,人数之多,涉及国家之多,国际影响之大,恐怖分子与政府对峙时间之长,均为国际反恐史上所罕见。秘鲁政府和警方在这一行动中表现出来的坚定与耐心、勇敢与智谋,为国际反恐斗争留下了宝贵的经验……秘鲁军警在日本大使馆周围警戒。
招待会上的枪声 1996年12月17日晚,秘鲁首都利马。
日本驻秘鲁使馆灯火辉煌,时任日本大使青木森久正为日本明仁天皇的寿辰举行一年一度的庆祝宴会,秘鲁政府高级官员、知名人士和各国外交使节800多人应邀参加。在热烈的气氛中,大家丝毫没有想到恐怖组织的魔爪已经伸向了使馆。
此时,22名“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恐怖组织成员在韦尔塔司令的指挥下,兵分三路行动:一路化装成侍者,将大批武器及弹药隐藏在蛋糕里,骗过使馆外围警察的检查,混入使馆内,一路潜伏在使馆外,准备接应;一路搭乘一辆救护车,在距使馆不远处伺机而动。
20时30分,大厅内招待晚会正进入佳境之时,混入使馆内的14名恐怖分子首先发难。他们投掷烟雾弹,造成一片混乱。潜伏在使馆外的恐怖分子在围墙处炸开了一个缺口,借着弥漫的硝烟,迅速从缺口冲入大厅,手持冲锋枪疯狂扫射,几乎同一时间,大厅内的几个“侍者”像变戏法似地从蛋糕里取出武器,对如梦初醒的警察和保安人员发起攻击。在弥漫的烟雾和混乱的人群中,恐怖分子里应外合,与使馆内的警察和保安人员短暂地交火后,迅速控制了使馆两层楼的所有出口,将馆内540余人(800余名来宾中,有200余人因公务提前退场)扣为人质。
在被劫人质中,有秘鲁外交部长、农业部长、最高法院法官、反恐警察司令以及国家安全机构负责人等高层要员;时任总统藤森的母亲、妹妹、弟弟也在其中;除中国、美国、墨西哥等国大使因公事提前十余分钟退场外,前来出席招待会的德国、法国、巴西、玻利维亚、古巴、委内瑞拉、韩国等18个国家的大使、代办以及外国驻秘鲁的跨国公司的代表,也一起成了恐怖分子的“囊中之物”。
恐怖分子在劫持人质后。遂要求秘鲁当局释放在押的460名“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成员,并声称,若政府不答应其要求,他们将杀害人质。
对峙中的周密准备
人质事件发生后,秘鲁政府立刻出动大批军警,对日本大使馆进行了严密封控。使馆附近的街道俨然成了壁垒森严的作战前线:武装直升机在低空盘旋;使馆被由沙包、铁簇篱交织构成的封锁线包围;身着防弹衣、头戴钢盔的军警将大使馆围得水泄不通,使馆附近的制高点上,秘鲁警方狙击手高度警惕,密切注视着使馆内的一举一动。
然而,封控只是解决事件的开始。诉诸武力,攻其不备,虽不失为解决人质危机的“速效药”,但风险极大,而且可能为此付出的代价极为惨重。如果向恐怖分子妥协,释放在押的460名恐怖分子,轻易得逞的恐怖分子必将更加肆无忌惮,秘鲁社会将永无宁日。
为了避免付出惨痛代价,次日,秘鲁政府委任其卫生部长多明戈明.帕莱莫作为政府代表前去与恐怖分子谈判,但遭到拒绝,恐怖分子坚持要藤森总统亲自出面谈判。
18日夜间,在国际红十字会的斡旋之下,恐怖分子首先释放了包括外交官夫人在内的约40名妇女和老人,其中包括藤森总统的母亲和妹妹。
21日,在人质危机进入第4天时,藤森总统直接对公众公开讲话,表示十分关心人质的生命安全,称政府将尽全力争取和平解决人质危机,但断然拒绝恐怖分子的要求,并严正要求恐怖分子“立即放下武器、释放人质”。由于秘鲁政府与恐怖分子在释放在押的“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人员问题上难以达成协议。致使谈判屡屡陷入僵局。秘鲁政府与恐怖组织之间艰难而漫长的对峙一直持续到1997年4月。在此期间,秘鲁政府既坚持了不向恐怖分子妥协,又保持了相当的灵活性,不断派出代表与恐怖分子谈判,并通过国际社会向恐怖分子施压,迫使恐怖分子在4个多月的时间里没有杀害人质,并且还分几批释放了大批人质,到最后只剩下72人被扣。
不过在这4个多月漫长对峙过程中,秘鲁政府始终没有放弃武力解决人质危机的准备:
第一,事件发生后,秘鲁投入了900多名警察和特种部队成员对日本大使馆实施严密封控。
第二,竭尽一切可能掌握情报信息。当得知一个恐怖分子脚踝受伤后,秘鲁警方应其要求为他准备了一副拐杖,趁机在里面安装了一个精巧的窃听器。这个窃听器为了解使馆内的情况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好景不长,那个恐怖分子腿伤好后,拐杖便被丢弃。后来秘鲁警方又利用国际红十字会向使馆内送食品、药品、医生给人质检查身体等一切可乘之机,想方设法将多个火柴头大小的窃听器放进了使馆内。更为重要的是,为了满足人质中一名神父胡里奥.维希特的特别要求,同时也考虑到神父在人质中的精神稳定作用,恐怖分子同意当局为神父特送一具十字架。于是秘鲁情报部门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在十字架中安装了窃听器。当这具特制的十字架被送进关押人质的房间时,被扣为人质的“内线”人物路易斯.詹彼得终于与秘鲁情报机构取得了联系。此外,还在使馆外使用了先进的激光窃听器、红外夜视仪,长焦距摄像机等器材,多种侦察手段的运用,使秘鲁警方及时掌握了官邸内的情况,为正确决策提供了基本依据。
第三,争取国际支持。藤森总统及时成立了一个专门机构负责分析、处理来自各国反恐机构提出的建议和措施,并与美国、英国、法国和以色列等国的特殊机构进行紧急磋商,还邀请了美国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和国防情报局的专家飞抵利马,为其特种部队出谋划策。
第四,将特种部队调往利马郊区,进行武力解救人质的模拟训练。针对使馆的地形和建筑特点,特种部队反复演练了潜入、突击,射击和救治等各个环节。为了协调各方力量,统一营救行动,藤森总统命令秘鲁国家情报署特别行动组统一协调军警和特种部队的行动。
第五,自1997年3月开始,特种部队秘密挖掘了5条通向大使馆的地道。地道深3m,最长的一条长达80m,内有照明、空调、通信设备以及充足的食品和水,可供人员在里面潜伏多天。
突击行动终于展开 1997年4月21日凌晨6时30分,所有队员进入地道待命。
下午15时15分,藤森总统接到“内线”路易斯.詹彼得的报告:11名恐怖分子正在一楼大厅踢足球,二楼只有3人看守人质。于是,藤森立即下达了突击行动命令,200多名特战队员迅速向使馆发起突击。
15时27分,大使馆大厅、餐厅、花园的3个隐蔽角落闪出一阵阵白光,随之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隐藏在地道里的特战队员从3个被炸开的地道爆炸口中突然钻了出来,与恐怖分子展开激烈枪战。与此同时,从使馆院内另外两个地道爆炸口钻出来的队员与翻墙入院的队员按计划兵分三路:一路赶去增援;一路攻占制高点,一路赶去救护人质。炸死5名武装分子的大厅。

更多完善的队伍会有更多更专业的进入方法的训练。如果面对的是二层或者三层时,一些队伍会选择爬墙进入。特别的,如果是在第二层,一些队伍会选择类似于啦啦队使用的人形金字塔一样的方式进行进入。另外一些队伍,比如在俄罗斯的单位,会有一名队员在下面撑着一根杆,其他的人顺着爬上去。

资料图:实弹反恐演习现场

由两个特战队队员联合组成的4个反恐分队迅速机动,向藏匿“暴恐分子”的建筑逼近。

  一路上,双方队员相互配合,协同行动,他们根据侦察信息快速追击,不时地击毙沿途的“残敌”,捣毁“恐怖分子”弹药藏匿点,一步步向其逼近。

战斗结束后,藤森总统身穿防弹衣,进入大使馆,向参与行动的大约200多名士兵和40多名获救人质发表了简短的讲话。他说这次胜利是一次人民的胜利。富有戏剧性的是,就在藤森讲话过程中还发生了一次爆炸。当突击队撕下MRTA在大使馆的屋顶的旗帜时,藤森加入与一些人质唱起秘鲁国歌。事后他的支持率迅速翻了一倍,达到近70%,被人们称为“国家英雄”。

图片 3

资料图:实弹反恐演习现场

“迅速启用无人机侦察,确定‘暴恐分子’所在位置。”由双方各派两名队员组成的侦察小组操纵着海军特战队携带的无人侦察机迅速升空,“天狼”新疆籍特战队员阿别使者操纵着无人机稳稳地向沙漠戈壁深处飞去,仔细搜索每一片沙漠。海军特战队员李亚飞仔细观察着无人机适时传回的红外成像,并及时将情况报告指挥所。阿别使者告诉记者:演练前,双方互相熟悉了对方的特种作战装备,演练中,我们很多装备都是交叉使用的,这很大程度增进了我们双方的了解和协同能力。

  10时36分,中方索降队员乘直升机降落在大楼楼顶,准备从楼顶突入。白方索降人员则从地面与先期到达的突击队员以交替掩护的方式相互配合抵近楼房。

18日夜间,在国际红十字会的斡旋之下,恐怖分子首先释放了包括外交官夫人在内的约40名妇女和老人,其中包括藤森总统的母亲和妹妹。

武器的选择就更多了,同时根据已经掌握的情报选择弹药。比如如果已知劫持者穿有防弹衣,则可以选择具有更强穿透力的弹药,如果建筑物的墙壁比较单薄,那就可以选择易碎弹药。如果建筑材料属于易燃物,则需要装备枪口抑制装置并配合专业的低枪口焰弹药。

演练现场,楼道内的“暴恐分子”依靠建筑作掩护,进行顽固抗击,二组突击小组从侧面迂回,从侧面对“暴恐分子”实施打击。听到枪声响起,两名“暴恐分子”分别挟持人质作为“护身符”,躲进两个房间。

  在这次演练中,渗透侦察队员主要担负使用无人机、战场电视等设备进行侦察,地面抵近侦察,以及快速准确查有恐怖分子情况,为营救人质做好准备。

释放在押的460名“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成员(包括近期被判刑的美国激进主义分子洛里·贝伦森和塞尔帕的妻子)

保证高效的情报交流还需要一套特殊的代号系统来特指建筑的某个具体位置。通常情况下,建筑的每一面都有自己的“颜色”,从下到上的楼层和从左到右的窗户在这套代号中都有属于自己的编号。

双方为何配合这么默契?“特种作战,一个组的协同程度必须要达到如同一个人的程度!”冯朝国向记者介绍,在前期训练中,双方队员同吃同住同训练,并按照理论教学、观摩演示和实兵综合演练3个阶段进行联合训练,双方“取长补短,共克难题”,采取体验教学、示范观摩、混编同训等方式,完成了案例讲解、分队反恐战术、入室清剿、人质解救等10余项内容的训练。

  “在去年两国队员联训的基础上,今年我们又进行了深入交流、学习,如今双方队员在共同执行任务时非常密切,有时都不需要翻译了。”参加演练的白俄罗斯特战营营长谢尔盖说。

前农业部长Rodolfo
Muñante,在获救后八小时一次采访中说,他听到一名叛军喊“我投降”。但后来Muñante又否认了这一说法。

芬兰的熊队通过直升机机降的方式进入建筑

“‘暴恐分子’躲进一处建筑,建筑方位XXX!”李亚飞继续向指挥所报告“恐怖分子”踪迹。

  “这一阶段主要演练跟踪追击、侦察搜索和截击围歼3个行动,同时穿插进行山地攀登、穿林、侦察、水库划舟、露营等课目训练。”联训中方指导组组长李中华说,为了使演练更具实战性,还特别安排了跨夜追歼课目。

秘鲁政府为圆满解救人质,从陆海空军中挑选了150名精明强干的队员,包括无线电技术专家,窃听专家、爆破技术专家、狙击能手、擒敌能手等,并专门在
利马郊外建了一个模拟场所进行战法研究和战术模拟训练,特别是对爆炸口位置的炸药量、火力压制等反复演
练。为了不伤害在二楼的人质,队员在破门攻入楼房、识别人质和恐怖分子等细节方面进行多次情况假设与处置演练,做到了动作准确、反应灵敏、一招制敌,使完
成任务具有十分的把握。

关于高层建筑再多说几句:和电影《虎胆龙威》中的情节不同的是,现实情况下,恐怖分子一般会占据相邻的几个楼层,而不是分散在整座大楼里。所以行动人员通常可以顺利到达建筑的绝大多数楼层,有时也能控制中控室。

时间就是生命。三组特战小分队从天而降,破窗而入的同时,瞬间击毙挟持人质的“暴恐分子”。而另一房间由于密闭性能好,“暴恐分子”躲在房间一角,出于人质安全着想,特战队员无法实施强攻。解救现场,“天狼突击队”队员刘骊通过手语,商定救援方案,最终确定解救人质方案:运用催泪弹将“暴恐分子”逼至门口附近,然后实施狙击!

  4日10时,随着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升起,联合演练正式开始。

此次处置危机事件,在战术手段上可谓灵活多样,巧妙之极。

图片 4

“报告指挥员,方位XXX,发现‘恐怖分子’踪迹!”李亚飞及时向指挥所报告。

  一场激烈的营救行动即将展开。

媒体报道还讨论了这次行动可能违反国际惯例,按照外交治外法权,秘鲁军队不能进入外国使馆区域。

图片 5

在“天狼”突击队员李杏掩护下,“蛟龙”突击队员陈烨通过门上的小孔,投进了两枚催泪弹。半分钟后,“暴恐分子”挟持人质,打开房门,占据有利地形的“天狼突击队”狙击手抓住“暴恐分子”分心的瞬间,一举击毙“暴恐分子”,人质成功解救。

  10时3分,中方突击队员飞抵预定空域,随着伞降队员从800米高空一个个跃出飞机,空中瞬间绽放出一朵朵洁白的伞花。

简介日本大使馆人质危机,1996年12月17日,在秘鲁首都利马,14名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Túpac
Amaru Revolutionary
Movement,简称MRTA)成员挟持了正在日本驻秘鲁大使官邸参加明

不管是什么情况,人质救援队伍所需的第一条情报肯定是这座建筑一共有多少层,人质和劫持者有多少人,他们的具体位置在哪里。(这里说一下,我们之前的文章里提到了关于CQB的正确打开方式,有很多人就觉得如果有人质,肯定会伤害到他们。希望这些读者能再认真阅读一遍,然后开动一下脑筋——任何行动的开展都是有情报支持的,如果有明确的情报指出现场有人质或者高价值目标,那么行动肯定不会采取那样的战术,因为那已经不是单纯的CQB作战而是人质拯救HR任务了)。随着事态的变化,应继续收集整理关于人质和劫持者的详细情报——配备何种武器,是否有设置陷阱,他们的需求,以及他们在之前的活动中所采用的作案手段,同时,案发建筑以及邻近建筑的相关信息也会对于任务的策划和执行有着重要的作用。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10时29分,先后着陆的中白双方伞降突击队员集结完毕,双方指挥员根据侦察信息制订营救方案。

1997年4月22日当地时间15点27分,秘鲁总统藤森在大使馆附近的一所住宅内亲自指挥了代号为“查文·德万塔尔”(Chavín
de
Huántar,秘鲁印加帝国之前着名文化时代的名字)的行动,约200多名秘鲁武装部队和特种警察部队人员突袭了日本大使官邸,解救了被恐怖分子扣押的72名人质。这次行动历时38分钟。在战斗中,恐怖分子全部被击毙,有一名人质死亡,几名军人伤亡,其余人质全部获得解救,从而结束了持续了126天的人质危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